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脑洞系列111——荷官修和土豪雀 02

前情提示: 01 


有黑暗描述,慎入


于是他开始有意识的跟朱雀套近乎了,当然,就这么直接的跟人家说要投诚,他也得有足够人家愿意保护他的筹码啊,不然人家干吗要替他担风险,而且还要很隐蔽,不然还没搭上线就先被船主KO了

 

不过好在,鲁鲁修自己是有筹码的,这么聪明的人,早都根据这群人的筹码和参与赌局的情况摸清了很多很多事情

 

比如:那个叫做杜克的家伙,他最喜欢参与的就是麻黄庄园相关的赌局,然而即使是麻黄庄园,他也有好恶,对分布于巴拉圭的庄园他更感兴趣一些,还有那天他赢了一个阿根廷属岛屿的麻黄庄园的同时,他就去参与了南美智利渔场的那条走私航线的赌局,因此他肯定是要在南美扩张。

 

就类似这样的分析,反正就是他那记忆力,他那分析力,他就通过大家参与的赌局和筹码的流通等能做出一大堆的分析,而且很多分析是非常精准的,他就打算用这个头脑去换朱雀的庇护

 

不过当他好不容易制造了机会,单独跟朱雀见面时。说了半天自己的打算后,朱雀看他的眼神却有点……怜悯,和轻蔑

 

朱雀:……拿了钱,就要有相应的觉悟不是吗

 

鲁鲁修:钱?

 

朱雀:达摩克里斯这种地方,上来才后悔,不觉得很没意义吗?

 

朱雀:每一个上了达摩克里斯的荷官都有着自己的目标,你呢,ZERO,你的目标,是什么?

 

朱雀:是金钱,是美女,还是一个承诺?

 

语气还有点不屑和轻蔑,就一副现在知道怕了,你早干嘛去了的样子

 

鲁鲁就有点生气,憋着气说:钱什么的,我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权力

 

鲁鲁:邀请函里还有我妹妹的照片,我一点都不觉得我有拒绝的权力

 

然后朱雀就有点惊讶了

 

鲁鲁修接着说:……他们的许诺是,给我妹妹最好的治疗机会,我曾经以为有妹妹作为人质,他们会相信我守口如瓶,可是现在,就凭我现阶段看到的这些情报,我觉得我可能没法回家去见我的妹妹了。

 

鲁鲁修:如果可以选择,我根本不想来到这里

 

朱雀觉得有点困惑了,他开始奇怪,为什么ZERO这种荷官会上船了。应该说,为什么ZERO这种荷官会被迫上船了,毕竟达摩克里斯的荷官其实是种消耗品。经常一趟邮轮就要消失掉一个,只不过他们在上船之前都拿到了足够让他们满意的酬劳,大部分荷官上船之前就很清楚这可能是趟不归路。

 

对于鲁鲁修的求援他没同意,这种鬼地方,谁知道这种,莫名其妙的投诚是怎么回事

 

鲁鲁修也不着急,航程刚刚三分之一,他还有时间,去获取更多的情报,做更多的事情,尤其是,他已经逐渐入侵到整条船的电子系统了,动些手脚,还能获取更多的情报。两手准备双管齐下嘛。

 

再等他动些手脚,给他些时间,他甚至可以掌控全部的通讯系统,航行系统,实在不行,他觉得他可以考虑破坏人工操作系统强行让船返航,或者是同归于尽这样,最起码弄坏船强迫船和外界联系他还是做得到的

 

不过他想的……有点太美好了

 

当行程近半的前一天,他被船上的经理告知,明天开始赌局暂停三天,他可以休息

 

本来以为可以多一点时间搞网络入侵的时候,或者多跟朱雀套套近乎的时候,他就昏睡过去了

 

当天晚上,朱雀看着刚刚被达摩克里斯送来的,本次航行下半程,他一般情况下不喜欢参加的奴隶拍卖会的商品介绍单上的压轴拍品,鲁鲁修的照片,心情复杂了起来

 

所以ZERO这样的荷官为什么会上船,原因就一目了然了,曾经艳冠天下的警界女武神玛丽安娜的儿子啊,难怪被骗上了船……

 

那哪里是什么赌局主持,整个就是商品展示,只是被展示的商品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了

 

当年的女武神遭遇恐袭意外身亡,她的两个父不详的孩子自此失踪下落不明,原来竟然隐姓埋名当起了荷官,还戴着面具,那也没办法,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

 

于是第二天晚上的拍卖会,从来都不参与的枢木公子,意外的出现在了会场里,大家立刻就懂了,肯定有枢木公子看上的商品了,好几个人就来打探,到底是哪件商品让这个超级土豪看上了要下水,但说真的,基本都能猜得到,这次有个质量这么极品的商品,不够极品怎么可能被枢木公子看上呢

 

果不其然,朱雀果然是冲着压轴品来的,压轴品真的是,实物比照片还好看,考虑到玛丽安娜当年叱咤风云的丰功伟绩,她的儿子,就这几天他戴着面具在赌桌上发牌的小小模样,都够勾人的了,更何况面具底下是这样的脸,还有一双非常罕见的紫眼睛,现在正又惊又怒的看着场下,可惜被捆着,嘴巴也被封住,什么都做不了

 

他的眼睛在全场来回逡巡,直到和朱雀对视,看到朱雀出现的时候,鲁鲁修更生气了。

 

所以这家伙,根本就,早知道了吧,早知道自己会是商品,否则他现在叫什么价啊,看着道貌岸然的,最糟糕了。看着商品徒劳的挣扎还出演嘲讽,气得想砍人

 

他被包装的可好看了,嘴里塞着防咬垫子,外面被透明胶带封住,穿着干净气息的白衬衣黑西裤,领口微微敞开这样,露出锁骨,用锁链捆着,放在笼子里,被做好了润滑,因为不安分的东西额头冒汗微微震颤

 

巨大的愤怒中,朱雀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一次次叫价,不断地从身前的桌上拿出一个个金额巨大的筹码,扔在叫价的框子里,淡定的,不断地,加价

 

你们就想吧,七骑脸的雀,穿着黑西装,戴着白手套,不断地将筹码弹出去,准确的落在叫价的框里,筹码颜色随面值不同而改变,那场景得多帅

 

终于,价格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步,朱雀别的不说,虽然枢木家目前的掌舵人还是玄武,但是朱雀本人也已经有了相当程度上的决策权,钱是真的多,于是疯狂的竞拍后,当天的压轴商品,归于枢木公子了

 

鲁鲁修要气疯了,可是拍卖方连让他气疯的机会都不给他,药直接静脉注射进去,神智和力气就一点点从鲁鲁修身上离开,不正常的温度开始攀升,鲁鲁修最后的记忆就是在他躺在朱雀的套房床上,所有的自制力脱离自己前,看到了朱雀复杂的脸

 

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