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复活ooc,谷口一生黑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Lies and Truth(哨兵向导AU)11

注:「」内都是高维世界对话,""内为现实世界对话。

前情提示在最下方


大凯撒宫,宴会厅


虽然底下一脉暗流汹涌,但是该有的基础必备礼节却不能少。于是,原本一向昏暗压抑的大凯撒宫在当天晚上亮起了全部的灯火,走廊的每一盏灯被擦的雪亮,每一扇玻璃都仿佛失去了存在感,华贵的地毯搭配鲜花与香气充溢于皇宫的每一个角落,而走廊的尽头那扇尚未开启的大门内部传来的音乐声与欢笑声拨弄着皇子和圆桌骑士的神经,奢靡而颓废。


[还真是令人微妙而又怀念的场合啊。]缓步行走在通往宴会厅的来自于土耳其的手工华贵羊毛地毯上,鲁鲁修在精神世界道。


[你居然还会怀念?明明你对贵族的一切都那么不屑?]朱雀有点意外的回应。


[微妙针对的是这样的场景,怀念指的是会长那家伙乱来的东西。如果不在华美的衣裙与觥筹交错下隐藏无数令人作呕的利益交换,我对宴会这种东西还是比较支持的。说起来,自从身份暴露到现在我都还没跟会长联系过呢。]


[呜哇,这么一说,我也没有联系过。总觉得再拖下去会有生命危险一样的预感呢。]


[不仅仅是会长啊,还有夏莉、妮哪、利瓦尔以及,呃,卡莲。]


[啊,还真是。也不知道那家伙现在在什么地方飘着呢,之前在战场上还有交过手,那样强大的战斗力不能被我们的计划所用,不管怎么想都有点可惜呢。]朱雀的脑海里浮现了孤岛上那个元气满满的少女,然而接着她那张崩溃般的脸突然出现,在昏暗的光线下忽明忽灭,但只一瞬间,红光闪过,这幅画面被飞鸟之翼掩藏在了层层封锁之下,没来由的,朱雀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压抑而冰冷的气息以他为中心散发了出来。


[之前看到的战报说是黑色骑士团残部流亡中华联邦了。她可能也跟着大部队去了蓬莱岛吧。]同样因为精神链接也心情阴郁下来的鲁鲁修微微皱紧眉头,烦躁了起来:[老实说这不是什么好消息,中华联邦的那个男人比一个小小的流亡领袖ZERO要危险的多,像卡莲那样优秀的驾驶员他绝不可能弃之不用的。]


[所以再见面时可能还是敌人。]朱雀有点遗憾:[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如果有机会详谈,我想还有说服她的可能。之前休妲菲尔德伯爵的陈情书上有说过,她的母亲还关在11区的监狱中,她既然能够以混血的立场选择日本,对她母亲的感情绝对不会少。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可是她对ZERO那么忠诚,而我将那个男人送上了断头台。]


[但ZERO已经死了,她不是那种不问缘由而献上一切忠诚的骑士,她有自己的思想,让日本解放这个目标凌驾于一切效忠的对象,如果我们能给她这个结果,还是有合作的余地的。]


眼看着宴会厅的门越来越近,在前方引路的侍者已经在示意两旁的卫兵打开宴会厅的大门,鲁鲁修微微抬起下巴,将表情恢复成不可一世的傲慢,同一时间,身侧的圆桌骑士也一瞬间收敛了全部的温柔,寒气四溢。


华贵的红木大门被缓缓打开,吱呀吱呀的门轴声瞬间攫取了整个宴会厅的注意力,两旁的卫兵将手中的装饰用长矛在地上有节奏的敲击了三下,在所有贵族的注视下,高声唱叫道:"帝国第十一皇子第十七皇位顺位继承人鲁鲁修Vi布里塔尼亚殿下与knight of seven 枢木侯爵驾到!"


微微眯起仅剩的右眼,鲁鲁修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和身侧的骑士一前一后踏进了没有硝烟的战场。


几乎在走进宴会大厅的瞬间,数道思维触手便小心翼翼的出现在了朱雀和他的意识云附近,触手的头部带着迟疑和谨慎,以试探一般的态势寻找着他和朱雀的意识云。


见状,鲁鲁修眉头微微一动,肉眼看不见的能量在高维世界自他和朱雀之间早已缔结的无数条思维触手上飞速传递,使它们发出了饱含韵律的高频率震颤,更多的精神能量通过共鸣将信息传递,一瞬间,朱雀左眼的视野开始模糊扭曲,眼前所有流光溢彩全部褪还为最原始的黑白两色,无数线条将眼前的一切全部勾勒,瞬间描摹出一个只有线条的世界。


保持着自己正常的右眼视觉不变,朱雀左眼所看到的真实在同一时刻出现在了鲁鲁修失明的左眼里。因为是看透一切本源的视野,眼罩在本源的世界也不过是寥寥几笔勾勒而出的线条而已。


视觉共享——只有匹配度达到100%的哨兵向导才能够达成的精神技能。


其实本来鲁鲁修也能做到一只眼看真实,奈何他负责看本源的右眼已成为仅剩的一只健康的眼睛,倘若他也转化为本源之眼,那么此刻端着酒杯走上前来的维南斯大公都要变成了最基本的线条,完全不适于交谈。


这是在鲁鲁修一只眼睛失明情况下他们共同找出的解决之道。


一眼扫过空中,将萦绕在他们身边所有的思维触手的来源顺着本源世界所勾画的来路尽收归眼底,鲁鲁修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思维触手调动起来,将自从二人结合后就出现在他们二人的意识云周遭构筑出的思维屏障再一次加固,原本稍显稀疏的屏障因为一条又一条的思维触手不断飞扑上来变的越来越紧密。


于是,那数十条思维触手从不同方向向被裹得几乎密不透风的思维屏障上扫了过去,却因为思维屏障的存在一无所获。第一轮扫描过去后,数十条思维触手如潮水般退去,鲁鲁修将它们的主人的面孔记在心底,随即轻哼一声,任由剩下的几条思维触手在屏障之上不甘心的来回扫描,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维南斯大公身上。对方像是终于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身后跟了一群在欧系布里塔尼亚排得上位份的贵族满面的笑容施施然向他走来。


"欢迎来到欧系布里塔尼亚,鲁鲁修殿下。"维南斯大公举起手中的酒杯,示意身旁的使者奉上口感醇厚的美酒,见鲁鲁修随手拿起一杯,便轻轻的与之碰了一下杯,道:"也许之前我们有少许看法上的冲突,不过今晚还请允许我稍尽地主之谊,让您和您的哨兵能够宾至如归。"


鲁鲁修眼睛微眯,对方刻意重音表达的"地主"二字和紧随其后的宾至如归,都是在嘲讽自己不过是个客人而已?于是他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酒杯轻轻摇晃着,让深红色的液体与空气中的氧气充分接触方便醒酒,盯着挂在玻璃杯壁上的酒液漫不经心的回击道:"于帝国而言,陛下荣光所向皆为帝国土地,不管它们曾经是怎样的,最终都会是帝国的疆域。就像是中华联邦的那句古话一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您说是吗?海兰德卿?"


虽然对那个男人持从里到外的否定态度,但是这种情况下不把他抬出来用用都对不起自己。


果不其然,维南斯大公脸黑了。


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实行君主制,严格意义上讲,每一寸帝国的土地都属于端坐于潘多拉贡大皇宫皇位上的那个数百年来少有的暴君——布里塔尼亚第九十八代皇帝查尔斯Di布里塔尼亚的,即使是他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也不例外,说这什么欧系布里塔尼亚,根本上而言还是布里塔尼亚啊。与他维南斯大公相比,身具皇族血统的鲁鲁修明显更加接近那个位置,说什么主与客,最终来说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尤其是......鲁鲁修从来没有称呼他为维南斯大公,而是直呼其姓海兰德卿。


虽然有很久没有人敢这么称呼他了,但毫无疑问,眼前的少年有这个资格。


深呼吸了两下,维南斯大公锻炼多年的养气工夫在这个傲慢的少年手里总是会被顶到上限,却无力还击,这种无力的境况就像是官二代比拼输给了更大官的儿子一样让他憋屈。


于是,他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这个傲慢的少年绽放出一个嘲讽的微笑,将酒杯与他手中的酒杯轻轻一碰,暗红的酒液因此发动了轻微的晃动,抬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几乎是同时,鲁鲁修感到又有几条思维触手撤离,唯有一条触手始终在他的意识云附近徘徊不散,那条触手的动作非常细微,如果不是鲁鲁修这种级别的向导很有可能是察觉不到的。


这是哪家的向导,精神强度到达了这种级别?


仍在视觉共享中的鲁鲁修抬眼顺着那条细微的思维触手一路追溯回去,越过眼前端着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的维南斯大公将视线锁定在了他身后的一个高挑的长发亚裔男人身上。对方英俊中带着几丝阴郁的脸孔上一点被抓包的悚然都没有,反而在唇角勾勒出一个谦恭的微笑,右手拿到身前,行了一个不会引起周遭人注意的礼节,瞬间鲁鲁修瞳孔微微一颤,那条细微的思维触手在这一刻终于自看起来几乎无孔可入的思维屏障上找到了一处不明显的漏洞,以一种好似调戏般的力道轻轻戳了一下又闪电般缩了回去。


[鲁鲁修!]朱雀在精神世界惊呼起来:[这家伙的思维触手有腐蚀力!]


电光火石间,鲁鲁修毫不犹豫的将所有的思维屏障全部撤离,将被腐蚀的部分思维触手毫不犹豫的断掉抛弃,朱雀急忙照做,但还是晚了一点。霎时间,自从标记了鲁鲁修后就很少再听到的白噪音瞬间卷土重来将朱雀完全包覆,酒液流动声,衣物摩擦声,远处放荡的笑声还有空气流动的声音再一次杀入朱雀的脑海,猩红的血丝瞬间爬上朱雀的眼白,暴躁的哨兵信息素以他为中心瞬间暴涨了起来。


[抱歉,朱雀,那家伙在试探我们,现在只能演戏给他们看了。]将空掉的高脚杯放在一旁侍者的托盘上,鲁鲁修挑高一侧的眉毛,眯着眼,阴沉着脸死死盯住一副游刃有余态势的信,高维世界中他的思维触手已经迅速摆开阵势,随时准备开战的样子。


枢木侯爵的信息素霸道程度非比寻常,加上两个实力莫测的向导在高维世界的全面对峙,铺天盖地数都数不清的思维触手疯狂的伸展开来,带给所有哨兵向导在精神上的绝对压力。几乎是一瞬间,整个大厅内的哨兵向导都绷紧了身体,结合过的向导的纷纷张开思维触手为自己的哨兵加固起思维屏障,没有向导的哨兵们就千姿百态起来,狼狈的跌坐在地上,强悍的纷纷释放出了足够与之比肩的信息素用以应对这种威压,留下一群少之又少的普通人瞪大了眼睛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整个宴会大厅的气氛完全凝固了。


高维世界完全的剑拔弩张了起来。


——TBC

又加上了一条私设,希望后面不会前后矛盾吧。


前情提示:【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评论 ( 31 )
热度 ( 2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