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Lord Of War 26

红月卡莲在网络上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原因很简单,作为当世最火爆的歌坛巨星鲁路修·兰佩路基的贴身保镖,哪怕是个普通人都能在粉丝面前刷个脸熟,更何况她还有一副绝对可以出道的面孔和超级火爆的身材,搭配着非常强悍的身手,让她在粉丝中的人气非常火爆,后援会都很正规齐全了。


几乎在她露面没多久,圈内就有诸多大佬向她伸出了合作的橄榄枝,其中不乏好莱坞一线打女剧本,更不乏一些觊觎她美色的存在各类或明或暗的试探,然而,这一切都被她坚决的拒绝了。这种完全不为金钱所动的架势,搭配上对鲁路修绝对的忠心和守护,基本上所有人都认为真相只有一个——红月卡莲爱慕鲁路修·兰佩路基。


虽然事实证明爱慕这件事的确是真的,然而,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


“欸,卡莲居然是这个原因才待在你身边的?”朱雀有些震惊,但还是拿起了地上的塑料袋,跟上了鲁路修的脚步:“我还以为她是因为……喜欢你?”


“咳咳,”鲁路修掩饰性的咳嗽了两声,带着朱雀走到自己的车跟前,掏出钥匙打开了车门,示意朱雀把手里的大包小包放进车里,又非常自觉的坐在了驾驶座上才说:“你想的太肤浅了,卡莲不是那样除了爱情什么都没有的女人,我当初不仅仅是拉了她一把,最关键的是,她母亲吸食Refrain过量也是要判刑的,之后一系列司法辩护和保外就医都是我去处理的,毕竟同学一场,这个忙能帮还是要帮的。”


“那她的父亲呢?这种事情难道不该是她的父亲最先出面吗?”朱雀扭了一下车钥匙,把车发动起来的之后,手搭在方向盘上扭头看着鲁路修困惑的问道。


“我没有告诉你吗?卡莲的父亲是那个修达菲尔德家的家主,但是她的母亲只是家里的一个女仆?”


“……啊!”朱雀这下是真的惊呆了:“那她现在这个姓氏是随了母亲?我还以为这是个假名呢!”


“假名……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鲁路修伸出手指在导航仪上调整了一番,直到确认他们的目的地改为卡莲母亲所在的专业疗养院后才突然扭头说:“你以为她是个纯白种人是吗?”


“她除了身高贴近日本人,其他真的不像啊……”


“那你现在知道了,卡莲是个混血儿。提醒你一下,她跟修达菲尔德家关系非常恶劣,虽然国籍暂时写着M国,但是她坚定的认为自己是日本人,我正在找机会帮她修改国籍。”


“……有点意外的受宠若惊呢,这样被看重的日本国籍什么的,”说着朱雀换档,踩下了油门,车立刻向前平稳的滑了出去,朱雀双手连续转动几下方向盘,车非常顺滑的开上了公路,平稳的都让人忽略了惯性的存在:“那我这样待在M国不想回去,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啊?”


“你这驾驶技术,真是不管坐几次都要惊叹一下。”没有回答朱雀的问题,鲁路修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惊叹道,蓦地,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看着朱雀,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起来。


“……怎么了,这么严肃的表情——”


“你后悔吗,朱雀。”


“哈?你在说什么啊鲁路修?”


“我是问,你后悔吗,为了救我朝我开枪导致不得不离开ICPO,离开军队这件事。”鲁路修的眼睛里带了点浓稠的看不清的情绪,直勾勾的看向朱雀,看的后者不得不随手换了档,并将车平稳的停在了路边。这才转过头来回应。


“……怎么突然提起这件事了?”


“就那个湖中酒店挟持案,如果你没有离开ICPO,那现在驾驶那个全新knightmare的人中肯定会有你的吧。”鲁路修有点忧虑的微微皱起了眉头:“你之前还在日本的军队有军衔,现在也因此没有了,你又不是那种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你对于人生有属于自己的追求,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完全可以驰骋在战场上,发挥更大的作用才对。可现在,你只能屈居于一个保镖的职位,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说后悔什么的,”朱雀微微一笑,随即踩下离合器,右手利落的换了档,车子再度平稳的滑了出去。


此时正是早上十点,阳光透过车窗洒了进来,将朱雀的脸映照的渡上了一层柔和的金色,看起来漂亮的像是在梦里一样。有那么一瞬间,被金色阳光综合的那双翠绿色的大眼睛看起来就像是什么神圣的宝石一般,搭配着他本人柔和的笑容,看的鲁路修不知不觉间忘记了呼吸。


“当然不会哦,如果我当时没有开枪,鲁路修你可能就会受更严重的伤甚至于死于非命,那可不是什么美好的画面,我一点也不希望像你这样美好的存在会因为这样肮脏的事件消失于人间,那才是我的罪过啊。况且,真正的警察是不该在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后又后悔万分的,为了拯救我们能够拯救的一切,为了能够守护的和平与安定,这才是警察的职责,和我们有没有穿上那身制服没有任何关系。”


“……你这家伙,说的这么流畅,真的……”鲁路修有点狼狈的转过头来,直瞪瞪的看向前方,任由金色的阳光将他也染上了一层神圣,就连红透的耳朵尖上的绒毛都泛上了一层可爱的金色:“到底泡过多少个小姑娘啊!”


“诶?鲁路修你为什么要这么想?你在把你自己当成什么小姑娘了吗?”


“你在说什么蠢话啊!”鲁路修气急败坏的喊了起来:“我才不是那些看到你就失去理智的女孩子,不要把对待她们的那一套拿出来对待我啊!”


“哎?可是鲁路修就是鲁路修,我怎么会拿对待别人的方式来对待你呢?”朱雀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无辜:“至少我不会守在她们谁的身边当专职保镖啊?”


“……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朱雀。”鲁路修的脸终于也红了个彻底,整个人看起来快要爆炸了一样丢盔弃甲,狼狈万分,生硬极了:“比如……如果你要是也能开个Knightmare你打算叫它什么之类的。”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问,但是……”朱雀有点莫名其妙,但是意外的,这个问题却触动了他的思绪。


“虽然他现在的名字还是Z-02,不过我已经想好了,要叫他托利斯坦!阿尼亚准备叫她的Z-03莫德雷德,俾斯麦好像打算给他的Z-04起名加拉海德,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炫酷啊,都是圆桌骑士啊,如果你也用这种命名思路,那我们简直可以叫做圆桌骑士团啦哈哈哈哈。”


基诺灿烂的笑容浮现在他的脑海里,那么一瞬间,朱雀回忆起了Z-01跟自己那绝妙到仿佛是他的半身一般的配合,那白色和金色相间的,仿佛一个骑士般的外形,一个名字瞬间浮上了他的脑海,并让他脱口而出。


“……兰斯洛特,怎么样?”


三天后,黑色骑士团基地


“我不是很明白啊ZERO,”拉克夏塔拿着手上的手持光屏上的文件翻看几次后,一脸的疑惑:“德鲁伊系统已经确定搭载在蜃气楼上了,最关键的强粒子炮收束还没研究完成,你现在又突然要做这么一个兰斯洛特·ZERO式,还要搭载你根本用不了的操作杆操作系统,最恶心的是,外形居然参考了那个布丁伯爵的设计,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这是战略和技术储备需要。”鲁路修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大义凛然起来:“现阶段虽然弄不到那个什么Z-01的设计图纸,以外壳倒推进入内部,也是具有一定技术可行性的。而且你搞错了一点,不是只搭载操作杆,还要搭载德鲁伊系统,两个系统并行可以收集到足够多的试验数据的。”


“……嗯~”拉克夏塔叼着烟嘴,发出了长长的,带着音调的慵懒声音,最终,她的烟斗在光屏上连续戳了几下,正在鲁路修的宅邸健身房里挥汗如雨的朱雀的各项运动数值就显示在了拉克夏塔的面前。


嘴角勾勒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拉克夏塔看着对此茫然无知游泳池里奋力游泳的朱雀,眯起了眼睛。


第十一章——FIN


情话满分无意识流朱雀火力全开,鲁路修被KO到昏君附体,心路历程如下↓

朱雀因为我没了开KMF的机会,我要还给他!

但是他是警察啊……

万一他最终会加入我们呢?!

不管!我要预备起来!

不能太直接了,卡莲她们会嘲讽我的!

那,那就叫兰斯洛特·ZERO式好了,两个系统都搭载,万一朱雀没加入也不浪费啊!

 

然而,拉克夏塔早已看透了一切w


顺便那个兰斯洛特·ZERO式是官方出的设定。介绍戳我

简单地说就是第一部的时候,鲁路修搞了个兰斯洛特,但是搭载了他的键盘流,也就是德鲁伊系统,是为朱雀加入黑骑准备的,万一没加入他自己也能开,所以就叫这么神奇的名字了,官方才是真大手啊……


评论 ( 17 )
热度 ( 1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