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Lord Of War 25

第十一章


人质挟持事件一周后,ICPO总部,会议室


砰!


将手里的文件扔在桌子上发出刺耳的声音,站在会议桌最前面的CC一改慵懒的行事风格,心情非常恶劣的骂起人来:“那群该死的FBI竟敢如此提交报告?!一群废物点心,推卸责任推的比谁都快!什么叫做ICPO对于本次人质营救出现的重大伤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等他们那群蠢货去救人,人质早都死光了!”


将桌子上的报告拿起来,基诺随手翻开看了两眼,吹了个口哨,指着其中一行念道:“由此可见,将Knightmare这种武器仅仅配置在ICPO中是有较大提升余地的行为。哇哦,KMF这才刚刚登场,军方都没敢开口吧,他FBI就敢狮子大开口要了?”


“无知者无畏罢了。”朝比奈扶一扶眼镜,非常严谨的说道:“这些年FBI衰落的连KMF的全世界联合开发项目都不知情,自然也就不知道KMF是为什么落在ICPO的了。”


“意外的坦诚啊朝比奈,现任FBI局长可是个日裔,你还真是毫不留情面啊!”停止转笔,基诺非常自然的接话,扭头看向朝比奈一脸的戏谑:“我还以为我们这次的讨论需要回避这一点呢。”


“完全不需要,扇要并不是什么有能力的存在,他能坐在FBI局长的位子上,不过是因为杰雷米亚·哥特瓦尔德调职去维和部队后,整个FBI没有什么强有力的人物存在,多方势力平衡需要以及乘着政治正确的东风罢了。况且,”朝比奈皱着眉头非常不爽的说:“恕我直言,他已经因为跨国婚姻入籍贵国了。”


所以那个蠢货根本就是个M国人。你到底哪里来的优越感嘲笑日本呢?朝比奈非常不开心的想到。


“哈哈哈哈,确实没有错呢,归根结底还是能让这样的庸才上位的M国制度问题啊~”基诺摊手,笑得一脸灿烂:“不过话说回来,那面对FBI的挑衅,我们该怎么办呢?”


“关于这一点到不必担心,坐坐办公室当个劝架的和事佬已经是扇要的能力极限了,KMF给到扇要手里他都用不起来,俾斯麦都开到把自己搞进医院,FBI有几个能跟俾斯麦比肩的,多半是那个维蕾塔要求添加的条目吧。”CC从桌子上拿了块看起来像是夹了芒果酱的三明治塞进了嘴里。


“噫!等一下啊长官!”基诺大惊失色,伸出手试图去阻止CC吃三明治的行为,大声道:“那可是塞西尔——”


“嗯?这是哪里来的三明治?意外的好吃诶?”CC眼睛瞪大,看起来像是什么吃到了草莓味果冻的少女一般,画风可爱度暴增,她不仅吃掉了手上的这块,甚至还愉悦的舔了舔嘴唇,手一刻不停的抓起桌上根本无人敢问津的三明治,吃的非常开心起来。


“辣么让窝闷讨冷离下新寺无期的地提吧。”CC在全场目瞪口呆中愉悦的说道。


(那么让我们讨论一下新式武器的议题吧)


这是自朝比奈加入ICPO以来,第一次有了“这个女人原来真的不是正常人类!”的意识的开始。


——————


同一时间,黑色骑士团海底基地


“怎么样?数据足够了吗?”鲁路修坐在电脑前,修长的手指有些无聊的在桌子上轮换敲击着,发出了一系列很有节奏感的声音:“如果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调集。”


“嗯……”拉克夏塔抽了一口手上的水烟,挑着眉毛头也不回的说道:“指望声波穿透完全密闭的KMF显然还是不可能的……”


“是吗?那声波干扰方向算是失败了。可以开始辐射波动干扰方向的试验了。”闻言,鲁路修面无表情的从电脑深处调集出了一大堆资料,投射在了光屏上。


“丰饶女神干扰器设计方案B……”站在一旁的卡莲看着光屏上投射出来的标题跟着念到:“呃啊,你们就一定要用这种夹了一大堆含义的代号吗?”


“你是对我的命名习惯有异议吗?”拉克夏塔侧过头冷漠的看着卡莲:“还是说你更喜欢那个布丁伯爵的字母数字式起名法给我的红莲换个名字?”


“……还是算了。”果断结束这个话题,卡莲僵硬的扭过头去看着在键盘上专注的敲击的鲁路修,道:“朱雀那边,你骗过他了吗?”


敲击键盘的声音瞬间停下,鲁路修僵硬了一下,头痛的捏了下眉心,把转椅的方向转过来,面对卡莲无奈的说道:“问题不大,毕竟‘ZERO’出现在ICPO面前的时候,鲁路修·兰佩路基正在做品牌直播并和粉丝密切互动着,还帮好几个粉丝挑选了合适的TF口红,不在场证据相对比较充分的。”


“哎?”卡莲眯眼,双手抱胸潇洒的往墙上一靠,一脸戏谑:“所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是要演什么《碟中谍》还是《史密斯夫妇》什么的?”


“这几个都不怎么吉利吧?而且是谁跟我说她一点都不想看什么《史密斯夫妇》在她面前上演的?”


“我改主意了不行吗?以及原来你想演《史密斯夫妇》的吗?诶?等等!”卡莲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似的,瞪大了眼睛:“既然说什么史密斯夫妇,难道朱雀真的是卧底?”


“没有足够证据证明这一点,”鲁路修轻松的说道:“他这次出现在现场是因为那个新来接替他空缺的朝比奈和他在附近约饭,两人还不欢而散了。”


“诶?”闻言,在一旁的拉克夏塔突然出声了:“那那个Z-01的驾驶员竟然不是他——”


“是俾斯麦。”鲁路修在键盘上敲击了数下,很快,一个镜头拍摄的实时画面便被他调了出来,投影在了他们中间,那是某家医院病房的画面,俾斯麦正躺在病床上打点滴并时不时的浑身抽搐。


“他强行驾驶Z-01导致了严重的神经系统功能性失调,现在还没缓过来呢。”鲁路修有点得意的撩了一下额际的碎发,心情极好:“不止如此,根据病历显示,他的肌肉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痉挛和肌炎,不住上十天半个月根本出不来。”


“嗯……是布丁伯爵的风格,”拉克夏塔兴趣缺缺:“完全不考虑驾驶员身体承受能力的胡来,还是老样子呢。”


“呜哇,”卡莲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这也太拼了吧?而且这种做出来完全没法开的机体到底有什么用啊?”


“所以ICPO现在面临很严重的压力,”鲁路修笑的更开心了:“KMF的安全性和普及度被置疑,合作项目被认为有人体试验的嫌疑,修奈泽尔再在里面推波助澜一番,罗伊德的项目现在被强制要求接受重新审查,在这个项目通过审查之前,我们黑色骑士团的武装依然是最先进,研发也走在最前面的。”


“而这个过程绝对会在修奈泽尔和你的运筹下不断延长,军火之王就能借机再一次巩固了他的统治吗?”


“啊,”鲁路修得意的用右手手指支撑住了自己的头,光屏中俾斯麦仍然在病床上痉挛着,屏幕上的光线或明或暗,将鲁路修绝美的脸映的邪气满满:“在我搞清楚圣战士国那诡异的军火流动是怎么回事之前,现有的战力格局不能异动,至少也得让那些打着我的旗号跟巴格达迪做生意的势力都老实点。”


“所以你之所以那么说,其实是想借机跟圣战士国做切割吗?”卡莲瞪大了眼睛。


“本来我不太想搭理那一堆狂热的宗教徒,军火交易本来也没那么多非黑即白,但是……”鲁路修迟疑了一下,然而还是在键盘上快速敲击一番后,调出了一批资料,投射在了卡莲的面前:“之前害了你母亲的那批Refrain,我追查到了原料订单的源头,最终的买家,是巴格达迪身边的近侍,和是他本人购买没什么区别了。”


“涉及这种生意,切割就是必须了。”鲁路修总结道。


瞬间,卡莲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绝顶的怒火瞬间点燃了她的所有理智,母亲空洞无神的双眼和眼前资料上的内容重叠在一起,几乎要将她逼入理智的绝境。


——————

——TBC

R2广播剧SE1里,CC和卡莲曾经为了荷包蛋到底该放什么调料吵了起来。卡莲认为要放日本酱油,CC说她味觉崩坏,卡莲气得去找卜部评理,然而卜部荷包蛋放的是枫糖浆。这时布里塔尼亚军来了,她俩吵得正厉害,于是把破坏她们吵架大事的人都干翻了,然后一起用枪指向布军,问他吃荷包蛋放什么酱,卡莲说:是酱油还是枫糖浆?CC说:还是跟我一样放(枪声)酱?

布军和卡莲都疯了,卡莲还为此做了噩梦,说CC味觉崩坏。当年的大神听了听,据说听起来CC吃荷包蛋放的是芒果酱……

于是我不讲道理的认为CC觉得塞西尔做的东西很好吃了w


俾斯麦为给朱雀打掩护操碎了心w


PS:都快七万字了我的天,我还是连发出来过的哪个大纲的01都没写完……_(:з」∠)_

评论 ( 21 )
热度 (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