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Lord Of War 24

这是Z-01降生到世界上的第一次首秀,超高速的滑行带来的感受是朱雀在军队试驾战斗机时所完全无法比拟的。没有启动时顶在身后的巨大推力,也没有耳膜受骤然变动的空气压强所带来的不适感。


不,其实应该是有的,但是,那种奇妙的共振仿佛让他和机体融为一体,就好像是出于他自己的意愿而行动,所有的不适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正自己快速奔跑在通道里。


通道本身不长,也就不到2公里,如此超高速的滑行很快就进入了等在那边的辐射炮的侦测范围。


突然,空气中一股微小的震动传来,那微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震颤轻轻的触动了Z-01,朱雀眉头猛地一跳,在紧接着响起的袭击警报声中猛地一拉手柄,Z-01在通道里一个华丽的甩尾漂移,超强的马力加持下滑轮直接带着惯性一个轻巧的起跳!


Z-01在通道墙壁上划过一个圆润而饱满的弧度,借着超强的惯性从一侧墙壁滑上头顶又在离心力的加持下自另一侧墙壁上滑了下来,辐射炮弹带着一道剧烈的空气对流自他身侧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剧烈的空气对流扰乱了隧道内的动力环境,Z-01重新落在地面上时还稍微晃动了一下,没等朱雀调整身形,下一轮攻击又来了!


手指突然用力,朱雀左手猛地向前推动操作杆,借着刚刚的晃动滑向隧道一侧,另一只手指连续按压调整手柄,Z-01伸出右手抽出腿侧的小刀迎着辐射炮弹甩了过去。


轰!


特别材质的小刀在空中与辐射炮弹准确相遇,一声巨响过后,Z-01就着压低身形的姿势自爆炸点旁边滑过,站起的同时右手抽出了背后的MVS长剑,朱雀微提操作杆,再向前一推,Z-01原地起跳,在空中一剑斩向又一发杀过来的辐射炮弹,斩开的瞬间一个完美的前滚翻,借着身后辐射炮弹爆发的余波向前又滑行了一大段,而此时的辐射炮台已经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了!


压低身形,Z-01伸出左臂自身后拿出一把蓝金色相间的机械枪,朱雀在超高速的滑行中右手在操作杆上连续点了几下,一道绿色的能源在Z-01的右臂前勾勒出一道光盾,右臂前伸,挡在身前,下一发辐射炮弹在同一时间正面撞击上了这道光盾。


轰!


巨大的推力推得整个Z-01趔趄了一下,然而只一瞬过后,Z-01的动力就恢复了正常。朱雀眉头一皱,右手在身侧的键位上连续敲击几下,左手抓着操作杆往身前一拉,Z-01拿着机械枪的左臂向前伸出,双手同时握住扳机,枪口稳稳的对准了正前方已经离他非常近的辐射炮台。


“塞西尔小姐,我要用VARIS了!”


(VARIS:VariableAmmunition Repulsion Impact Spitfire)


朱雀朝着频道吼出声,枪口的校准程序也在同一时间启动了。


“等一下!这里的隧道承受不了VARIS的冲击!”塞西尔惊呼。


“来不及了,滑行空间太窄只能冒险了!”


滴——!


目标锁定的声音和朱雀的回答同时响起,下一秒,朱雀左手拇指用力向下按压,一阵后坐力后,强子炮自VARIS枪口射出,裹挟着隧道里的空气形成一股超小型的龙卷风似的冲击波,在空气中摩擦出热度,带着烧焦的意味直接飞进了辐射炮口。


轰!


自枪口爆发出来的冲击波伴随着前方强子炮和辐射炮台爆炸的余波,彻底扰乱了隧道内的全部动力,巨大的爆破力夹杂着轰鸣声撕裂了钢筋混凝土搭筑而成的隧道壁,狂暴的扭动了整条隧道,让它发出了即将崩毁的哀鸣。


在这样无比混乱的情况下,朱雀当机立断,用力拉起左侧的操作杆,Z-01同时调转了VARIS的枪口,头和枪口看向了同一个方位,它们的正上方。


随即,朱雀扣下了扳机!


爆裂的强子炮如同利刃插进了豆腐般,迅速冲破了钢筋混凝土搭建的隧道顶层,又马不停蹄的冲破了头上密布的湖水。


轰!


被强行破穿的湖水被强子炮裹挟着一路朝天喷射,Z-02刺耳的报警声疯狂响起。天空中和恐怖分子交换火力中的基诺呼吸一窒,猛地提起操纵杆,Z-02向斜上方加速,险险的避开了这一道狂暴的水柱!


“喂喂喂!什么情况?!”


基诺一边调整着Z-02的身形防备着恐怖分子偷袭,一边目瞪口呆的对着队内频道惊呼:“难道发生了什么水下爆破吗?!朱雀呢?!”


轰!


又一道轰鸣过后,一架白色的机体自水柱喷射而出的方位一同冲了出来,借着水柱向上而起的冲力,那架白金相间的机体左臂向前,枪口指向面前大楼的底部,在半空中停顿的那一刹那,开枪了!


轰轰轰轰轰!


数响过后强子炮破穿水面,轰断了湖中酒店藏在水下的承重柱,整座大楼再也无法抵抗重力的吸引,迅速向水下坠落了。


巨大轰鸣声中,酒店顶层的众人慌成一团,剧烈的震动让所有人都无法站立,电力系统也在这激烈的交锋中全线崩溃,黑暗中人质们哭喊着扒住了身边一切能扒住的东西,尤菲米娅的保镖用身体牢牢的控制住了她的身形,确保她安全的同时,同一楼层的恐怖分子首领气得大吼起来。


“开什么玩笑!我们的防卫圈,竟然就被这种奇怪的东西打破了吗?!”


首领不甘的吼叫着,他一把搂住身侧的柱子,分外不甘心的拿出枪对准眼前无法行动的人质完全无理智的开枪了!


碰!


“啊——!”


惨叫声渐次响起,尤菲米娅的保镖忙于保护她,肩膀被流弹击中了,然而她还不忘要保护尤菲米娅的目的,死死咬着牙硬撑起来。


此时大楼的下坠已趋于平稳,完全丧失理智的首领站起来,双手持枪随意对准了前方一个站不稳跌坐在地的墨绿色头发戴着眼镜的少女,双目通红,咆哮起来:“以先知的名义,圣战士国的士兵不会退缩!下地狱去吧,你们这些非信者!”


眼看噩梦降临,眼镜少女绝望的尖叫起来,却在这一瞬间!


碰!


枪响了。


血花自首领胸口喷溅而出,首领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向眼镜少女身后的方向,徒劳的松开手,任由枪掉落在地上,捂住了自己的伤口,然而血液止不住的自他的手指间喷涌而出,力量也随之流出体外。


“首领!”


男人瞪着通红的双眼,眼镜少女随之茫然的向身后看过去,尤菲米娅拿着从保镖身侧抽出来的枪浑身剧烈颤抖着,却毫不退缩的对准了首领。


“……你这婊子!去死吧!”


身旁的恐怖分子纷纷拿出枪对准了尤菲米娅,四面八方数不清多少枪口指了过来,眼见再无生路,尤菲米娅害怕的闭上了双眼。


突然!


嗡——————————!


一阵极高频率的嗡鸣声突然响起,瞬间在场所有人只觉得肌肉一僵,有什么看不见的能量骤然爆发,涌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血管里迅速控制了肌体。


血管在膨胀,血液在翻滚,细胞在哀嚎,全部的作用下,所有的肌肉都不再受控,连带着压迫神经缔造出一阵又一阵麻痹感,泛着蓝色的血管浮现在所有人的皮肤下方,而遭受这样声波攻击的众人却连半点声响都发不出来了。


武器纷纷落地,所有人不受控制的瘫软在了地板上,随着仍然在向下坠落的大楼一同坠落着。


窗外的景色飞速向上移动,再这样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所有人都会跟着大厦一同沉入水底了。可就在这时——


“什么人!你要做什么!”


男人的爆喝声从外面传进大楼,尤菲米娅艰难的抬眼看向窗外,一架白金相间的机体双手握住机械枪,同另一侧一架通体红色的机体在空中对峙起来。


那是一架造型很别致的机体,左右手的造型完全不一样,右手那五根金属制的仿佛长指甲一般的构造,连带着比左臂要长一截的设置,夹杂着手间隐隐泛着的绿色能量光芒,搭配着那尖利的造型,显得非常有压迫感。


朱雀额头全是汗。


按照原定计划,此时他应该和Z-02同时突入大楼,赶在恐怖分子杀光人质之前,尽可能击杀恐怖分子,将所有的人质在大楼下沉的八分钟内尽全力拯救出来。可是就在刚刚,有什么奇怪的炮弹突然自水下弹射而出,击中了Z-02的浮空装置,紧接着,这架红色的奇怪机体从水下飞跃而出,那只巨大的右爪向大楼墙体上扔了什么装置,那装置刚刚一碰到墙体就伸出五根尖利的爪子,牢牢的钉在了墙体上,随即,一阵极其难受的高频率声音以它为圆心爆发出来。


登时,包括守在大楼附近的警方和记者,足足三公里的超远范围内,所有听到声音的人在瞬间丧失了对肢体的控制权,瘫软在地上了。


一时间,没中招的人竟然只剩下了待在有机体保护范围的朱雀,基诺,还有这架神秘机体中的驾驶员,在一片静寂的环境下,这样的场景看起来带着恐怖片所独有的恐怖气息,要不是大楼仍然在缓缓下沉,这个世界都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扭曲,这让身处半空中的朱雀头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孤立无援。


瞥了一眼失去了浮空能力,被迫降落在水面上的Z-02,朱雀一提操纵杆,将MVS长剑自剑鞘中抽出,横在胸前,把Z-01的雷达侦测范围直接开到最大,重点关注起身后海洋深处可能会传来的袭击,急切的质问起来:“……你是圣战士国的援军吗?!”


“哼,你们ICPO的脑里只能想到这样直接粗暴的可能性吗?”


一阵经过机器处理过的男性声音突然传来,紧接着,正在下落中的湖中酒店墙体上那面巨大的屏幕一阵扭曲后,一个银灰色的徽章突然占据了整个屏幕,随即,一个戴着酷似黑色郁金香面具,浑身上下都被深紫色紧身衣和黑色披风包裹的神秘男人出现在了屏幕上。


朱雀一愣,随即大惊失色,操纵着Z-01立刻向后飞了一小段距离,拉开了和红色机体之间的距离,惊叫出声:“你是,ZERO!”


被认出身份的当世第一军火之王发出了哼的一声,不屑的说道:“听好了,ICPO的家伙,时间紧张,我没功夫和你废话,现在大楼里所有的人不管是人质还是恐怖分子都丧失了行动力,我们做过了热源扫描,圣战士国为了方便管理,所有的人质都在顶层,如果我是你就会立刻突入大楼,在仅剩的6分钟内将所有的人质都救出来,而不是傻站在这里跟我对话。”


男人傲慢的声音回荡在公频里,朱雀皱眉,又扭头看向一旁只是采取了防守态势的红色机体,和近在咫尺躺在大楼里里一动不动的人质,再回头看向同时中招,无法做出任何反应的全体后备警力,汗液自额头流下,终于还是操纵着Z-01将武器收了起来,硬是承受着后背完全没有防护的风险迅速飞向了大楼,将身上搭载的几个压缩充气艇扔进了人质中间,匆忙的拉动充气艇开关让它膨胀后,将所有的人抓起来扔进了汽艇里。


六分钟的时间过得很快,朱雀很快操纵着Z-01将装满了人的充气艇放在了安全水域上,随后他猛地回头看向屏幕上的ZERO,浑身戒备起来。


“……那剩下的恐怖分子呢?他们在哪里?”


“哦?即使是这样残暴的恐怖分子也在你的拯救范围内,意外的博爱吗?”满满的嘲讽根本不加掩饰扑面而来,ZERO嘲讽的轻笑一声道:“我的拯救名单里可没有打着黑色骑士团名号在世界上肆意妄为的人渣存在,想救他们,只能靠你自己了。”


咔嚓数声!一旁的红色机体立刻从防守状态切换到攻击准备,飞速飞到了Z-01通往仍然在下沉的大楼必经空域处,打开了背后的后盖,满满一箱的炮弹出现在朱雀的视野里,一副只要你敢前来就会被攻击的架势。


见状,朱雀心下一沉,被迫停止了行动,只能操作着Z-01扭头飞去了装载着人质的充气艇旁,摆出了一副防守的架势。


“比起该上绞刑架的恐怖分子,劫后幸存的人质才更该是被守护的对象,真是优秀的判断。”ZERO满意的颔首,随即他伸出手,非常戏剧性的挥了一下身上的披风,覆盖了整个屏幕。


“那么后会有期,ICPO的白色机体。”


画面扭曲了数下,ZERO的身影和他的声音如同来时那样突兀般的消隐于无形。


紧接着,那架红色的机体也收起后盖,毫不犹豫的转过了身,面向了下沉中的大楼伸出了自己的右爪。


“——住手!”朱雀怒吼出声,然而一道红色的能量带着仿佛能毁天灭地的强大波动重重的打上了下沉中的湖中酒店,彻底毁灭了任何停留在大楼内的人类存活的希望。


轰鸣的爆炸与倒塌声中,无数碎石飞溅出来,朱雀不得不张开Z-01的能量盾守护在全体人质的前方,替他们将所有的危险隔绝开来,噼里啪啦碎石冲击机体的声音不绝于耳,滚滚烟尘和水花中,那架红色的机体如同一道红霞,迅速飞离了这片空域。


轰!


湖中酒店的主体终于在这之后完全沉入水底,朱雀看着视野里留了个尾巴的红色机体,正在追击和原地待命中左右为难之际,Z-01的雷达系统突然又响了,随即,一架枚红色的机体冲天而起,自Z-01身侧飞了过去。


“阿尼亚!你没事?!”


“没有引导,启动浪费了不少时间。”阿尼亚无机质的声音透过队内频道传了过来,回应了朱雀的问题。


“太好了,那架红色机体能力不明,你务必小心!”朱雀松了一口气,收起能量盾,护送着充气艇向岸边靠拢:“等我将人质送到安全的地方,我会去找——”


“不必了。”


追出去的阿尼亚眉头微微皱起,打断了朱雀的话语,在她的前方,一架潜水艇自海底完全浮起,一个看起来非常有杀伤力的炮口已经抬起,正正的对准了她的所在,而被她追击的那架红色的KMF已经与潜艇完美汇合了。


……只能放弃了吗?


阿尼亚心下作出判断,索性将监测系统对准潜艇调成了近景模式,然后她瞪大了眼睛。


视线里,潜艇完全暴露在水面上的部分突然裂开,一个平台缓缓上升,恰好暴露出一块适合起降的空地,完美的迎接了那架红色机体的降落,刚刚震惊了全世界的ZERO就站在那里。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ZERO的面具突然投向了阿尼亚操作的Z-03这边,朝着这里非常优雅而矜持的微微点头示意,随即他伸出手来打了个响指,他和红色KMF共同站立着的平台缓缓下沉,缩回了潜艇里。


“……竟然亲自来了……吗……”


阿尼亚喃喃声中,潜艇如同来时那样隐秘的迅速沉入海水中,不留一丝痕迹。


第十章——FIN

本章中声波武器灵感源于《钢铁侠1》,只不过那个更小巧一点,反派拿着它在托尼耳边一嗡,托尼就不能动了,这里提升了攻击范围。

主体参考了TV的第八集,做了相应的调整,其中八分钟的下沉时间就是参考了TV这里。

写的好辛苦,所以……打滚撒泼,我要留言!

评论 ( 16 )
热度 ( 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