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Lord Of War 23

第十章


湖中酒店,晚上19:12分,爆炸后7小时


尤菲米娅坐在角落里瑟缩了一下。


大概在10分钟前,匪徒从人质中又一次随手抓了一个女子拖到了窗边,毫不留情的推了下去。


这已经是爆炸发生之后的第七次了。也就是说,在过去如噩梦般的七个小时中,已经有七个之前还坐在一起开会的人质失去了他的生命。


尤菲米娅有一丝后悔。


也许,也许她就不该提出要出来为家族分担什么责任,同时将开会的地点定在了什么湖中酒店,如果来主持会议的人还是卡诺恩或者是别的什么修奈泽尔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一定会更早就发现了安保漏洞,从而将危险扼杀在一开始吧。


“请您稍安勿躁,”身旁的女保镖宽慰她说:“请相信修奈泽尔大人,他一定会尽快想出办法把危难解决掉的。”


“……到头来,我又给哥哥添麻烦了呢。”尤菲米娅自嘲的同时,两行热泪悄悄落下。


“请不要这样想,樱矿的开发利用本身就触动了圣战士国的核心利益,不过是让您碰上了而已,况且——”


——————


“针对科研人员发动恐怖袭击这种行为,居然能够出自于那个狂热的宗教信徒之手,他也算是恐怖袭击上的创新者了。”CC在与俾斯麦的通信中没好气的说道:“这跟挟持飞机导致飞机有了最严安检一个性质,这混蛋某种意义上讲彻底改变了世界。”


“那这边的行动方案可以通过了吗?”俾斯麦淡定的说道:“虽然启动KMF有些冒险,但是考虑到湖中宾馆特殊的地形,这种KMF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Z-02在正前方吸引火力……再由Z-03进入水下通道对陈列在那里的辐射炮做火力压制,击断承重部分迫使大楼主体自然下沉至水面以下,准备在前方的部队立刻突击,解救人质……”


CC拿起手边的报告将行动主体部分读出来,又将报告扔在手边,道:“既然只用到Z-02和Z-03,那你把Z-01带过去干什么?据我所知,给你准备的是Z-04吧?”


“Z-04的外壳还没下生产线,Z-01反正是闲置的,带到现场作我的备用机无可厚非吧?”俾斯麦丝毫不怯的给朱雀打了个掩护:“考虑到Z-01优秀的机动性和现场的紧迫性,我不认为它有被闲置的资格。”


“……罗伊德明确提到过那部机体对于神经和肉体的负担——”


“为了任务,不过是些许身体负担,我还扛得住。”俾斯麦打断了CC的话。


“……既然如此,那好吧。”CC在报告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机体可以再造,你们没了罗伊德会哀嚎的,我可没什么带大号孩子的兴趣。”


“知道,毕竟,”俾斯麦露出了一个有些嘲讽意味的笑容:“我们可是无法批量生产的重要零件呢。”


——————


“适配度94%,神经反射程度简直完美,果然没有错,你就是我最梦寐以求的零件!”罗伊德激动的猛地转身,旁若无人的手舞足蹈起来。


“真不愧是你呢,枢木警督、呃,抱歉,枢木君。”塞西尔拿着报告温柔的笑道:“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掌握了Z-01的操作,这样的速度比基诺还要更快捷不少呢。”


“那怎么办,朱雀在这方面是个变态,这可是我们ICPO的各类体测数据中就彰显出来的事实啊~”基诺的声音自KMF搭载的内部通讯频道里传了出来。


“叫我朱雀就好了,塞西尔小姐。”朱雀简单的活动了一下手指和肩膀,对基诺道:“说是变态什么的,你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吧?别的不说,就这种机体启动瞬间带来的过电感,应该是对一般民众而言所无法负担的压力了吧?”


“那你可就错了哦,朱雀。有过电般感受的应该说只有你的Z-01,我,阿尼亚,还有俾斯麦都轮着搭乘过你的Z-01,但是很遗憾,瞬间带来的刺激让我们的反应会变得微妙的与肢体协调不同步,从而导致机体的驾驶也出现问题,不然俾斯麦怎么会允许让你这个前警察坐上来呢?”基诺解释道。


“诶?你们都受不了吗?”朱雀惊呼出声。


“是啊,KMF是搭载了樱矿的最新一代战斗机体,但是除了你的Z-01外,其他的KMF都没有采用固体樱石和流体樱石高速对撞的驱动模式,由此带来的超高灵敏度也给人体的神经带来了极大的负担,只能说,如果朱雀你不来架势它的话,那它可能永远都无法活跃在战场上了哦。”塞西尔耐心的解释道:“但是现阶段你也只是能够驾驶它,将来会不会因为长时间架势带来的神经压力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身体伤害,目前还不可知,所以你一旦感觉有什么不适,请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竟然是这样……”朱雀有些小心翼翼的将双手放在了操作手柄上,那种熟悉的电流感瞬间又流窜进入了他的身体,带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爽,整个机体在这一刻就像是他的身体一般如臂指使,感觉非常美妙。


“怎么样,枢木朱雀,Z-01适应性如何?”俾斯麦的声音自公共频道里传来:“是否可以参加接下来的湖中宾馆人质解救任务?”


闻言,朱雀敛眉,严肃的说:“没有任何问题,请务必准许我参加。”


——找到了,重要的奇点!


公频这端,俾斯麦满意的笑了。


——————

同一时间,一架超小型的隐形潜艇正悄悄的停泊在湖中宾馆所在的人造海水湖五海里外,密切关注着恐怖分子们的动向。整个舰艇上唯一的一架红色的KMF立在潜艇悄悄浮出水面的外壳上,随时准备出击。打开驾驶舱,换了一身专用驾驶服的卡莲灵巧的跳了进去,打开了全部开关调试起来。


“这次行动以配合ICPO解救人质为第一要务,拍摄阿斯普隆德系KMF是顺带,无需特意关注。”鲁路修的声音自频道里传来。


“好的。”


“红莲依旧是个试验机,现阶段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为第一要务。”


“好的。”


“ICPO那边的作战计划我已经传到了红莲上,你记得在我标注的时间节点上采取行动。”


“等等,”听到这里,卡莲一愣,一脸诧异的抬头道:“ICPO的作战计划你是怎么知道的?”


“感谢那群扛不住修奈泽尔给予的压力的FBI吧。”鲁路修的表情里满是对FBI的不屑:“那群蠢货被ICPO抢了主动权后立刻把整个计划完整的塞给了修奈泽尔,任务完不成就算了,推卸责任推的比谁都快。”


“……好吧,”卡莲无语的打开了作战计划快速浏览了起来:“哇哦,竟然一口气出动2架KMF,正好,让我来会会这些机体的能力好了。”


“别玩脱了,除此之外,尽情享受吧。”


“你以为我是谁,倒是你,”卡莲双手握在操作手柄上,指腹轻轻摩挲了一下上面的按钮,心情突然非常好:“王子大人做好准备迎接你的臣民了吗?小心点,别让你家朱雀醋着了。”


“……卡莲。”


“怎么了?”


“……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鲁路修有点头痛的捏了捏眉心:“至少在这种问题上要更加的——”


“你知道我之前其实在暗恋你吗?”没等鲁路修说完,卡莲干净利落的打断了他的话,并抛出了一个可怕的炸弹。


“……你在开玩笑吗?!”鲁路修瞬间惊慌失措,大脑如同被堵塞一样手忙脚乱起来:“这种事情实,实在是——”


“我没有在开玩笑啊鲁路修,在那个枢木朱雀出现之前,我可一直都是以‘暗恋你’为前提行动着的啊。”卡莲淡定的挑眉:“直到你为了枢木朱雀开始不断地打破自己的原则开始,我才意识到,我应该从一开始就输了,输在性别上。”


“……对,对不起。”鲁路修通红着脸扭过头,难为情到他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不用道歉,我又不是那种没了爱情就会一无所有的女人。”看着鲁路修无言的默认,一股酸涩的情绪自心口涌现,堵的卡莲窒息了片刻,脑内闪过母亲瘫在床上双目无神的画面,用力闭了一下眼睛,将所有软弱的情绪全部压下去,那个元气满满的红月卡莲就又回来了。


“就如同我最初决定跟随你并不是因为喜欢你一样,我站在这里,驾驶着红莲上战场是为了达成我的目的,这和喜不喜欢你没有任何关系。但是!”


卡莲提高了声音,语气变得更加严肃起来:“至少下一次,下一次不要再突然头脑失控把枢木朱雀放到自己的身边增加我们工作的麻烦了好吗?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我都一点也不想看到你们在我面前演什么好像史密斯夫妇一样的剧情啊!”


“史,史密斯夫妇什么的!”鲁路修狼狈的结巴起来:“只是为了确保有足够充分的不在场证明,根本不是什么——”


“我管你是搞情趣还是真的需要这样,”卡莲冷漠的看着鲁路修,满脸的鄙视:“这种行为本身就非常的令人——”


轰!


一声巨响自远方传来,瞬间攫取了卡莲的注意力,她扭头看一下屏幕里依旧双颊通红的鲁路修,没好气的说:“没工夫跟你吵架了,ICPO已经行动了。”


同一时间,被基诺称呼为托利斯坦的Z-02将一柄巨大的红色长枪式的武器在空中甩了个华丽的枪花出来,攫取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怎么样啊,我强大的托利斯坦有没有让你们吓到腿软啊?”


说着,基诺操控着Z-02拿着长枪的右臂同右腿一同向后,在空中摆出了一个随时要将长枪扔出去的姿势,索性打开了公频,直接向着站在破碎的窗边一脸震惊的恐怖分子得意洋洋的叫嚣起来。


“欺负手无寸铁的人质算什么,有本事,就朝着我来吧!”


在他们脚下的隧道里,朱雀深深吸了一口气,操纵着Z-01右手向前撑地,压低了整个机体的重心,随后!


“Z-01,启动!”


话音刚落,机体脚部的高速滑轮辅助器重重的落在地上,固体樱石的旋转速度迅速飙到最大速,电流一瞬间开到最大,将朱雀的神经共振刺激到一个完美的频率,和机体本身完美的一同律动起来。


下一秒,他们一起以机体的最高速度冲了出去。


——TBC

还叫Z-01是有原因的,这只是开发中的试验机,还没完成呢,而且这个名字这里后面要用w


评论 ( 9 )
热度 ( 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