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被 @君と同じ未来を 搞得脑洞突然炸裂了一下

先说明啊,我对FZ的印象不深了,所以不是考据的,只是随笔的零碎片段啊


同一个paro下的其他部分


零碎片段64——caster修


零碎片段65——fate paro


就有了一个简短的想法,比如鲁路修如果以caster职介降临FATE ZERO世界的话,那他的能力都是什么呢。

脑补了一个宝具EX的设定,就是他的眼睛啦。以自身为圆心多少距离为他的绝对控制精神领域,踏入这个领域,精神就要受到他的绝对压制,类似于混乱BUFF加成吧,魔力越弱的人越受压制,再就是让他看透了心理弱点也会被施以精神诱导,绝对服从或者精神崩溃这样。

然后就脑补了一下这样的陛下遇上卫宫切嗣会怎样,感觉意外的是个克制呢。就想了一下初次交手的场景吧。

大概是以为遇到了一个不擅长战斗又不建魔术工房的caster,又是现代英灵人尽皆知,感觉比较弱,自己说不定有机可乘,明明离得远远的,结果却到后面才发现鲁鲁修的魔术工房就是他的精神领域吗?他根本就不需要工房,他在哪,哪里就是他的领域,区别只是他想不想全面启动而已。

然后就在对峙试探的过程中被鲁路修一点点撬动了心防,窥到了他的精神死角,在领域里的混乱BUFF加成下,一点点的把他逼到精神濒临崩溃,拿枪攻击反而发现鲁路修有个绝对领域反的防护结界,启动了蜃气楼出现的。物理和魔法全都能抗,对现代科技的了解让他不会忽视切嗣的科技攻击,把切嗣压制的而死死的,反而是完全不能以常人逻辑来思考的太太勉强免疫,带着切嗣逃走了吧。

简单设想了一点点对话↓



鲁路修:真是意外,明明是master却身先士卒,甚至于亲上前线对上英灵,怎么,察觉到了吗?我那只有E的筋力和敏捷,从而觉得有机可乘吗?

切嗣不答话,隐藏在暗处,试图找机会用狙击枪。

鲁路修:怎么?不答话?让我来猜猜看,与其接话暴露位置不如潜藏在暗处试探性攻击,直到有了绝对把握才肯出手?

切嗣继续潜伏,调整着自己的准星。

鲁路修:我明白了,一个优秀的机会主义者,真是意外,在如远坂时臣一类在某些完全没必要的地方高傲的魔术师为主流的情况下,你还真是个异类啊。

切嗣挑挑眉,心里默默赞同了一下

↑就这样的


然后到了切嗣发现中圈套后陛下就开始戳精神死角了

鲁路修:什么吗,还以为是什么样了不起的执念支撑着你出现在这样的战场上,居然是这样无趣而荒谬的执着。说什么带来绝对的和平,归根结底不过是高高在上的在做最简单的数学题吧。

抛弃无用的情感,将自己化作规则本身,冷酷无情的判断着需要被舍弃和留下的双方,无比复杂的世界,人类,情感与灵魂都被你用人命的数量直接比对,这算什么为了世界而牺牲,是谁给了你评判的权力,又是谁给了你用数量来决定被舍弃的那一方的资格,将判断简单的推给人数,你只是在为你无法拯救他们全部的愧疚找了一个绝佳的借口而已。

怎样,这样一想是不是轻松了很多?你无须为自己不得不杀死老师而背负愧疚,更不需要为那些因你的无能而被你决定牺牲的人群产生怜悯,因为你有了一个绝佳的准绳,将所有的挣扎与绝望归于最本源的人数,这只是你的逃避。

太无趣了,明明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更没有足够睿智的头脑与思想,就妄想站在全体人类乃至于世界的最前方,用你无知者无畏的狂妄来替所有人做出决策,将幸福与和平粗暴的划等号,何其愚蠢,何其粗鄙!

绝对的和平不等于绝对的幸福,只有人类自身对幸福的追寻才是推动世界前进的动力,只有人人都有这样的权力才是对每个人都温柔的世界。

你跟修奈泽尔一样想要世界停滞于和平,停滞于今天,可我,还是想要明天。

哪怕只是为了阻止你这样过于愚蠢的愿望,这个圣杯,我也要定了!


大概就是因为发现了切嗣的愿望,鲁鲁才燃起了追逐圣杯的动力。在此之前是感受到了朱雀下界才跟着下来的,想要助朱雀一臂之力。

这算是一个不是很有动力的王者被触怒的场景。可以脑补一下本来兴趣缺缺,随时准备配合朱雀的行动,并且对于追寻圣杯这种行为理解为——人人都有的追寻自己的梦想的权力,这就是我想要的世界的王者突然发现了什么有可能会伤害到这一点的存在……

大怒,沉睡的巨龙因此被唤醒了,心态从看好戏转变成了要维护秩序的好像rule一样的心态,开始专门针对切嗣,又在后期发现了想要毁灭一切的言峰绮礼,哇哦,以:抢什么圣杯,先把这两个人干掉吧,只有对世界没有危害的人才有资格得到圣杯!的心态活动了起来……

切嗣之后就开始躲着陛下走了,同理,对危险的嗅觉极其敏锐的绮礼也自觉的回避了他……嗯……

然后因为针对切嗣和绮礼引起了saber和闪闪的注意,并在闪闪更换了Master后和闪闪直接对上了。

不能让有着这样愿望的master获得胜利。所以成为了闪闪的敌人,带着脑子清醒过来的雀直接开战这样。

而闪闪却觉得绮礼这样的挣扎很有趣啊,这个世界不管变成了什么样子,都还是本王的后花园,执着于对人人都幸福的世界,谁给的你规划本王后花园的权力,绮礼的行为,本王已经允许了!

就这样的……


闪闪:这个世界,不管它变成了什么样子,他都是本王的所有物!本王的后花园,本王有着自己的决算。是延续是毁灭还是停滞不前,不过都是一场的略显有趣花絮而已。如言峰绮礼这样内心空洞的存在,不也是一场小丑挣扎过后丑态毕现的荒诞剧,但是没有本王的允许,谁也不能让这出戏提前落幕!

鲁路修:是吗,你这完全超脱于世界之上的俯视,傲慢的太令我熟悉。那么很遗憾,不过是赌上自己的全部追寻明天罢了,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还有这样的名言:


鲁鲁修:我见识过无数人的追梦之旅。那些梦想有的无比荒唐,有的无比柔软,有的无比可怕,有的无比天真,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能力,这导致有的人离梦想更近,有的人触不可及。

就比如卫宫切嗣,他便有着一个非常幼稚的梦想,如同给我生命的父母一般,打着为世界的名义执着于自我满足的虚伪,可他却连看透导致战争本质的能力都没有,无知而无畏的妄图重新定义世界。最可笑的是,连那样的世界会是怎样的表现形式都想象不来,就将实现梦想的主动权依托于圣杯,仿佛一个只知道目的地却连如何到达都不知道的愚者,比我的父母还不如。

但是这里面,唯有你言峰绮礼的梦想,是我生平仅见的愚蠢。有着足以达成梦想的实力,却执着于绝对的毁灭,这是连自我满足都算不上的纯粹的卑劣!我不会让这样空洞而愚蠢的梦想,不,这种连欲望都算不上的东西实现的!



嗯…… 我自己很满足嗯


好了,希望切嗣粉不要打我,我不打TAG了……蹲

评论 ( 20 )
热度 ( 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