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Lord Of War 22

在罗伊德的指挥下,朱雀被基诺一路架到了ICPO临时指挥基地的边缘处,那里停放了大约三辆超大号的密封式大货车,其中有两辆货车的货仓已经被打开,两个巨大的框架式机器就停放在那里,一个是红白蓝相间,一个是玫红与白色相间的。


见到机器的瞬间,基诺就松开了对朱雀的钳制,开心的呼喊了一声,便像只大金毛似的欢腾的扑向了其中那个红白蓝相间的机器,转眼就跑到了机器的下方,转过身来,一手叉腰,一手用拇指向后一指,对着朱雀自豪的说道:“看到没?朱雀,这就是我的托利斯坦,怎么样,够帅吧!”


“托利斯坦?”朱雀疑惑的重复,按压不住内心的好奇,朝着基诺的方向快走几步后,终于来到了距离机器三四米的地方。


那是一台就像动画里的高达一般的机体,当然不过五米左右的高度,大约只有高达的四分之一那么大,但是你完全不能否认,它看起来和那个动画里活跃在几乎每一个男孩梦想中的机体,已经非常接近了。


“对哦,我的托利斯坦,我的!”基诺开心的不行,一把搂住抬头看向托利斯坦的朱雀肩膀道:“是不是很像缩小版高达?但是我跟你说它真的能开!这些都是罗伊德先生制造的!他说我们要是乖乖当好他的零件,他将来还能让我的托利斯坦做真正的变形呢!”


“诶?!”朱雀瞪大了眼睛,一时间激动的情绪几乎完全裹挟了他的大脑,这种浪漫实在是让人过于无法拒绝了。


于是朱雀猛地扭头看向罗伊德的方向,用无限希冀的目光看着这个几分钟前还想离他远一点的科学怪人,小心的问道:“瓦尔德施泰因警督说的志愿加入试验……是跟基诺一样的工作吗?”


“没错哦~”罗伊德满意的接收到朱雀希冀的小眼神,得意的说道:“在看到你的各项体能数据时我就设想过该把你安装到什么地方了!可是真是令人烦恼啊,瓦尔德施泰因警督说你辞职的时候,有一瞬间我都想去掉头找修奈泽尔跟他谈谈呢。”


“和修奈泽尔有什么关系——不,”朱雀有点懵:“不对,你怎么认识的修奈泽尔?”


“谁知道呢?之前这个男人甩着大笔大笔的钞票要给我,要我去给他开发kmf什么的,可是除了钱和装备他又给我提供不了我需要的零件,没办法我才来这边的啊。”


罗伊德用一副“这事的重要性根本不能也不应该占据我的脑存储空间”的态度把他如何拒绝了大概率的当世身家第一人的过程讲述完毕,随即心情很好的对着朱雀说:“我本来想着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零件就去找修奈泽尔谈谈,看他能不能从那个浪费你拿你去当保镖的家伙手里把你挖过来,不过现在正好~所以让我们不要浪费时间,尽快开始收集数据吧~”


“当鲁路修的保镖怎么能叫做浪费——唔唔唔!”


话说了一半,朱雀被基诺从后头猛地捂住了嘴,把他像拖麻袋一样拖去了仅剩的那辆没打开的大拖车,边拖边道:“停下你的争论,立刻,马上!赶紧赶紧,我还没见过这最后一个KMF到底长什么样,罗伊德先生说我们型号不能匹配呢!我都要等不及了!”


说着基诺已经成功的拖着朱雀到达了最后那一辆拖车面前,一旁的罗伊德心情大好,转身张开双臂对着塞西尔用一种兴奋到变了音调的声音叫道:“来吧,让我们可爱的小零件见识一下我最完美的作品Z01向导兵器吧~”


“好~的~”


乐在其中的塞西尔一扫之前的头痛表情,非常开心的跑到了一旁的操作台处,迅速在上面输入了一大串命令。


“向导兵器Z-01开始启动。开始解除固定装置。”


冷漠的电子音突然响起,货仓大门缓缓上升的同时,货车两旁用以固定它的小型机器人同时撤离,一架蒙着布的机体静静的站在货仓里,任由自己被机械传动杆一点点从黑暗中推出,逐渐沐浴在了金色的阳光下,两旁的固定装置彻底解锁,随即,蒙住它的布被一通带离,一架金白相间的机体就这样沐浴在了阳光之下。


那是一个外形酷似剑士般的机体。它那个仿照人脸制作的监视器部分仿佛有生命一般,微微垂下头来正好与站立在他面前的朱雀双目相对,有什么玄之又玄的微妙感觉在这一刻骤然爆发,仿佛灵魂都在共鸣。


朱雀着魔般的向着这架仿佛在召唤他过去的机体缓缓靠近,那种如同失去的部分灵魂正在回归本体的感觉越发的强烈,当他的手触碰到机体冰凉的金属外壳时,一阵如同过电般的异样感受从手掌接触部分透过人体密密麻麻的神经疯狂传导到他的脊髓,再到达脑干引发出一阵又一阵酥麻的震颤。


这种感觉……太美好了。


“做好准备了吗,枢木朱雀。”


朱雀一震,向后退了半步,扭头看向一旁的罗伊德,对方拿出一把金色的钥匙悬挂在食指上来回晃动,脸上第一次收起了全部的戏谑与散漫,前所未有的严肃起来。


“一旦你登上它就会改变,不管是你,还是你的世界。”


……改……变?


“不论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朱雀怔忡瞬间,一旁的塞西尔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罗伊德的身边,一脸担忧而严肃的说出了第二句话。


不同的人生。


全新的起点。


他的命运在这一刻突然有了前所未有的分叉,那条道路的尽头充满了未知的一切。


一股豪情在心头涌动,朱雀终究伸出手,拿过了那枚金色的钥匙。


——TBC

这两天家里好多活,比如老家送来一整只羊劈了一晚上肉块什么的……所以写到现在就这点……

小更一下,包涵一下_(:з」∠)_

然后周四晚上芝加哥音乐剧,周五晚上柯南,周六毒液……我尽量隔日更QvQ

评论 ( 8 )
热度 ( 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