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Lord Of War 19

警方总是来得最晚的那个,即使是前警督枢木朱雀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就比如现在,在他已经将劫匪完全制止后,那个拿了个大号巨无霸牛肉汉堡的胖警察才踉踉跄跄的跑过来,一不留神还把芝士滴在了劫匪帽子上。


……啧,这做派可真像CC。


随后他和被抢劫的粉发少女一起坐上了警车去警局做起了笔录。想当然的,摘下墨镜,表明身份的一瞬间,胖警察激动的差点撅了过去,要不是朱雀自己对笔录流程烂熟于心,一直在努力主导着把兴奋的警察们注意力拉回来,天知道这场笔录要做到什么时间去。然而他的努力在轮到被抢劫的少女做陈述时,又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姓名?”警察询问道。


“诶多,那个,”粉发少女有些局促不安的十指简单交叠了一下,左右看了看,发现除了警察就是朱雀后,才小声的说:“尤菲米娅·Li·布里塔尼亚……”


咔嚓,一旁转笔的女警察被这个响当当的姓氏惊到没拿住笔,让它坠落在了平坦的桌子上,随后一屋子的人都将目光聚集在了尤菲米娅身上。


见状,尤菲米娅更加局促不安了起来,慌乱的说:“我,我,我是来参加达摩克里斯在本市的会议的,有,有什么问题吗?”


“呃,并,并没有。”警察愣了愣,这才继续问道:“你今天为何会出现在事发现场?”


“呃,我想去给修奈泽尔哥哥,柯内莉亚姐姐,还有,呃……”尤菲米娅迟疑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朱雀,把后者看的瞪大了眼睛一头雾水后才道:“还有鲁路修和娜娜莉买伴手礼。那个地方据说有一家很棒的手工皮具店,只是我还没找到就……被抢了……”


这种如此平民化的原因放在一个身家上万亿的财团继承人之一身上显得分外可笑,考虑到被送礼物的对象身家,这样的行径无疑显得非常令人瞩目起来,偏在此时,在场唯一的女警失态的尖叫起来。


“你你你你你是鲁路修的女朋友吗?!”


“诶?”在尤菲米娅回过神来之前,朱雀先惊呆了:“鲁路修有女朋友了?!”


见状,立刻想到朱雀现在是鲁路修贴身保镖的女警瞬间情绪崩了,将朱雀的惊呼直接当成了肯定,以手捂脸,痛哭出声,飞奔出了房间,留下一屋子懵掉的当事人。


半晌,尤菲米娅才终于反应过来,通红了脸连连摆手否认了这一点。


见状,朱雀悄悄松了一口气。


这样的混乱加持下,自然是搞得笔录一直拖到快下午三点才做完,期间尤菲米娅大概接了十来个电话,反复向人解释自己只是想独自一人在外走走,目前很安全的现状,可惜电话那边的人似乎并不是非常相信,直到尤菲米娅非常无奈的表示自己偶遇了枢木朱雀,正在一同逛街,还在朱雀没反应过来时拍了一张他一脸懵的大头照发过去,对面的的人才算是偃旗息鼓了。


“真的很抱歉啊枢木先生,姐姐对我有点过度保护了。”尤菲米娅双手合十一脸可怜的对着朱雀连连道歉:“要是不把你拍给她,她肯定会立刻派一队保镖过来,那我就更不能给他们惊喜了,真的很抱歉。我会跟鲁路修好好解释你为什么被耽误时间的!”


这不是什么过分的请求,更何况和朝比奈的会面是在明天,充当一位很有可能是鲁路修“好友”的女士的临时保镖这种事,说是一件绅士的义务都不为过,尤其是这位女士看起来实在是——太容易被抢了。


于是朱雀索性右臂横在胸前,对着尤菲米娅弯下腰来行了一个四不像的骑士礼。


“自然愿意为您效劳,这位公主殿下。”


这之后朱雀的行程变得更加散漫起来。


身为足以影响世界局势还人丁稀少的布里塔尼亚家族的成员,尤菲米娅毫无疑问是个含着金汤勺长大的现代公主,就是那种即使特意挑选了衣橱里最便宜的那套衣服,走在路上看起来也是个走错片场的上流阶层大小姐,周身萦绕着的那种用海量资金堆出来的奢华气息绝对不是一般家庭能养出来的,实在是过于醒目了。


然而正是这般出身的小公主却像是个在强力保护下长大的温室花朵,虽然时不时的会有一些惊人之举,但本质上依然是个没见过什么普通人生活的小姑娘,一路上她就跟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在第七大道上的各种店铺内走来走去,甚至于连晚餐都是让朱雀买了两个可丽饼解决掉的。


这样平民化的逛街一直持续到店铺都关闭,不光是尤菲米娅的姐姐,就连鲁路修都听说后打电话确认了朱雀陪在身边的真实性后,尤菲米娅才意犹未尽的向着酒店的方向走了过去。


“谢谢你今天的陪护,我长这么大还第一次体验了一把普通人的生活呢!”到达酒店附近,尤菲米娅心情非常好的说道:“但不管怎么说都耽误到你的时间啦,我会跟鲁路修好好解释清楚的。”


“这倒不必,我现在是休假中,不存在什么玩忽职守的问题。况且,”朱雀把尤菲米娅采购的物品手提袋递给尤菲米娅:“我也没来过第七大道,也算是借着这次机会好好地玩了一次,两全其美。”


“但不管怎样还是打断了你的原定计划了吧,麻烦你陪我逛了这么久的商店,还帮我拿了这么多袋子,太感谢你了。正好,”接过朱雀手上的手提袋,尤菲米娅在里面翻找一番,从里面拿出了一盒刚买到的据说非常昂贵的限量版甜点递给朱雀:“算是还你一个可丽饼好了,可丽饼很好吃哦。”


四溢的香气自甜点上散发出来,朱雀微微一笑,伸手接了过来:“这么一说我还赚了,可丽饼毕竟——噫!啊!”


一阵剧痛自腿根传来,朱雀疼的惨叫出声,把两人都吓了一跳,低头一看,才发现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猫扒在朱雀的腿上,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大约是感受到了两人的视线,那只猫还保持着咬朱雀的姿势眼睛瞥了朱雀一眼,只一瞬间,朱雀沦陷了。


那天晚上,在打电话获得了鲁路修的同意后,朱雀提着这只被尤菲米娅起名为亚瑟,并从他腿上拽下来的猫去了一趟宠物急诊,搞定一系列收养流程后把它塞进了猫箱,喜滋滋的变成了有猫人士。


顺带一提,那份据说非常昂贵的限量版甜点也进了亚瑟的肚子里。


——————


周二中午,12:25分,帝国大厦旋转餐厅,靠窗座位


朝比奈升悟朱雀见过。在藤堂教授他剑道,或者说是单方面暴揍他时,朝比奈经常出现在枢木家自己的道馆里,算是为数不多能够看到朱雀被暴揍的人类之一。


也正因为此,朱雀对于藤堂的恐惧也投射了相当一部分在朝比奈身上,尤其是朝比奈带着藤堂所没有的说教能力,朱雀对于这样半个前辈还是会害怕的。


而现在……


“你来了。”


朝比奈起身相迎,朱雀不自觉头皮麻了一瞬,日本人际交往中那种特定的压抑扑面而来,让他不自觉站的笔直。


“让您久等了。”朱雀严肃的回应。


二人经过了一番日本人特有的互相寒暄后,总算是坐了下来。几乎刚刚坐稳,朝比奈就单刀直入,糊了朱雀一头一脸的藤堂。


“关于你在这边的紧急任务,藤堂少将已经知道,但是出于对信息安全的考量,目前已知任务的只有藤堂少将和经手你的军衔保留手续的我们四圣剑。也就是说,枢木首相并不知情,请你在接下来的潜伏中,以这一点作为前提来活动。”


“父亲不知道吗?”朱雀有点意外:“我还以为这就是父亲一直没有打电话骂我的原因?”


“显然枢木首相不打电话有其他我们所不知道的考量,至少在这件事上,知情人目前只局限在日本军界,你的档案走的是封存而非激活,一切都要等你成功完成任务回归军队后才能再次重见天日。”


“好的,给你们添麻烦了,非常感谢。”朱雀老老实实的道谢。


“这是我们的分内之事,无需言谢,但是,”朝比奈扶了扶眼镜,眉头一皱,登时朱雀就知道重头戏要来了,果然——


“我们理解枢木少佐您对于任务有牺牲自身的需求,但是,一起拍摄化妆品广告这种事情……以藤堂少将的原话来讲,就是‘非常不利于您日后角逐军部高层领导职务’。”


……又来了,军部领导层这种事情——


“并且,考虑到你身上肩负的并不仅仅只是日本军队的未来,这样过于娱乐化的新闻也不利于京都六家下一代掌舵人的竞争,况且根据我与俾斯麦的沟通已知,鲁路修·兰佩路基本人还很可能和黑色骑士团有关系,这样与他过于紧密的联系实在是有失考虑。一旦日后他被证明有任何违反法律的行径,对于你,还有你身后的日本军方,枢木家,都有着相当程度上的负面影响,这是藤堂少将并不想看到的。”


朝比奈再次陈述起这样无趣的劝诫,令朱雀焦躁起来。


“日本军部高层暂时不提,京都六家的掌舵人这件事情上,我觉得神乐耶足以胜任,倘若我真的对那个位置有所需求,我就没必要解除婚约了。”


“关于婚约的问题,”朝比奈针锋相对:“这只是你和皇小姐二人的看法,不管是皇家还是枢木家都并没有认可,在家族层面上,你们的婚约并没有解除,所以——”


“婚约双方当事人都不认可的婚约到底还有怎样的存在意义?”


朱雀皱眉,他就知道今天的会面又是一场硬仗,这个朝比奈和其他四圣剑完全不一样,他是四圣剑里最有自己的想法,也最会采取行动去反向影响藤堂的人,就比如在日本政局的未来走向上,朝比奈对于他的定位是最激进的。


“而且鲁路修本人就目前看来,我并没有发现任何和黑色骑士团有关系的证据,截至目前为止,黑色骑士团的活动都还非常活跃,可他的日程依然排的很满,这种怀疑性质的言论以后还是——”


轰!


突然一阵巨大的轰鸣声自远处传来,紧接着一阵剧烈的冲击波自他们身旁的落地窗处传来,巨大的力道直接崩碎了一整面落地窗,让它们瞬间化为碎片,并朝着朱雀和朝比奈袭来!


只瞬间,朱雀猛地矮下身来,朝着桌腿飞起一脚,配合手部按压力量直接将桌子按翻,自己和朝比奈同时靠在了竖起来的桌子后面,就这样避开了飞散出去的玻璃碎片,但餐厅内其他正在用餐的人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一时间血腥味夹杂着自窗外吹进来的火药味灌入朱雀的鼻腔,整个餐厅瞬间变成了战场。


朱雀和朝比奈对视一下,缓缓的在桌子后向两旁探过身去,此时自窗外灌进来的大风已非常凌冽,在那被吹拂的留海之中,朱雀猛地瞪大了眼睛。


通往离他们最近的那栋湖中酒店的连接桥就在刚刚被炸毁了。


而对面的湖中酒店顶层突然有什么人拿出了一面纯黑色的条幅,干净利落的向下方一扔,登时,一个让全世界都为之头痛的标识就这样挂在在了他们面前。


“圣战士国……”朝比奈喃喃道。


当世最为狂热的恐怖组织标识,在狂风中宣示了自己。


第八章——FIN


直接使用了谷口爸爸在PV里提到的吉尔克斯坦和圣战士国,简直完美。

其实本来大纲里没有亚瑟的,但是写的时候就觉得,不被猫咬的朱雀不够朱雀,就加上了w


其实这章昨天就该更,但是架不住我经期爆发了严重的偏头痛,EVE止痛药又让我放在了单位,所以痛得呕吐加拉肚子的下泄,简直去了半条命,要不是我妈给我刮痧,都不知道昨晚该多痛苦。

早起还在偏头痛,翻了翻药柜子,发现了国产布洛芬,这才有力气码字。

向全世界安利布洛芬!我爱你!>A<

评论 ( 11 )
热度 ( 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