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Lord Of War 18

一刻钟后


“……所以,你的剑道老师就是那个以‘最后的武士’闻名的少将藤堂镜志朗?”鲁路修好笑的问道。


“……是的。”


“他最见不得男人化妆打扮这种事情了?”


“……是的。”


“而你之前跟我一起上了时尚杂志,所以你觉得你的剑道老师要宰了你?”


“……是的……”朱雀整个人都陷入了灰暗的气息中,生无可恋。


“可是,”看着沮丧的像条耳朵都耷拉下来的大狗的朱雀,鲁路修终于笑出了声:“他只是你的剑道老师,又不是你爸,你现在甚至都不是他的下属了,到底在惧怕什么呢?”


本来就习惯性惧怕的朱雀登时想到自己军衔被恢复保留的信息,不仅悲从中来,整个人都要褪色了。而可怜的、从来没有被朱雀视作畏惧对象的枢木玄武就这么消失在了谈话里。


看朱雀还是一副缓不过来的样子,鲁路修哭笑不得的劝解道:“如果你无论如何都需要去赴约的话,可以说你上杂志是雇主我的强制命令,你是服从命令如何?”


“那怎么可以?”朱雀严肃的说道:“是娜娜莉说服了我,我也因此拿到了相应的酬劳,这种情况下却使用这样的托词岂不是撒谎。”


“考虑到日本首相根本没有办法向我确认真假,甚至于无法拿捏我分毫,就结果而言,这是最高效的手段,没有人会因此受到伤害。这样说你放心了吗?”鲁路修安慰道。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朱雀却意外的摇摇头,第一次坚定无比的面对他给出了不同见解:“并不是放心与否的问题,而是用错误的手段达成的结果是没有意义的。”


“……在这种微小而无伤大雅的细节上,意外的固执啊你?”鲁路修有点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那你只能思考一下如何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这位警官大人。”


瞬间,朱雀的脸垮了下来。


三天后,Y


下了大巴车,朱雀扶了一下鼻梁上的墨镜,掏出手机确认了一下帝国大厦的方位,便向着那个方位移动起来。


Y市不比鲁路修的马里布豪宅所在的L市,是M国真正意义上的金融中心,同时也不像L市因为位于地震带上,以至于全市的房子都不敢超过三层,寸土寸金的Y市却是扎扎实实的高楼林立,不同街区等级分明。身处于这样的钢铁丛林中,朱雀瞬间有些恍惚,仿佛有种回到了东京的错觉,然而那些五官立体的白种人黑人戳破了他的恍惚,将他带回了现实。


摇摇头,朱雀避开疯跑过身边的男孩子,绕过步履匆匆的商务人士,在经过乞丐的瞬间从兜里摸出来一个硬币,准确的弹进了他面前的小纸盒里。又在绕过一个路口时,被流动小摊上售卖的可丽饼激起了腹中饥饿,正当他摸摸裤兜,找出来一张20刀的纸币准备去买一个时,突然——


“啊!!!!!抢劫!!!!!”


凄厉的女声突然响起,朱雀猛地扭头,前方熙熙攘攘的人群瞬间骚动起来,一个穿了身灰扑扑的外套,戴了顶毛线帽的男人突然朝着他的方向一路狂奔过来,而他身后一个粉发的少女踩着高跟鞋艰难的追逐着。


朱雀微微皱眉,在锁定狂奔的男人手上抓着一只粉色的女士手包后,长腿一迈,正正的堵在了劫匪的去路上,转过身来,正面对上了疾驰而来的男人。


劫匪是个惯犯,常年混迹街头抢女士手包的那种。


第七大道是个充满了各类奢侈品店的地方,奢侈品品类的齐全让这里成为游客旅行的必到之处,在这种地方抢两个游客的手包实在是非常好做的买卖了。今日他在街头来回逡巡没多久就在一家奢侈品店门口看到了一个打扮入时,踩着一双粉色的细高跟,戴着墨镜的粉发女子,她拿着手机地图迷茫的在建筑物之间寻找着什么,那种浑身散发出来的上流阶级得味道让她全身上下都写满了“肥羊”两个字。


于是,不过五分钟后,劫匪成功的拿到了她的手包。


之后,劫匪轻车熟路的奔跑在第七大道上,见怪不怪的本地人纷纷避开,他脑内规划着接下来的路线,将那个粉色的小公主轻而易举的甩在了身后。


眼看只需要再拐一个弯就可以拐入那些不是本地人根本搞不清楚的羊肠小道时,志得意满的劫匪在他的前方看到了一个不合时宜的挡路者,那个看起来挺瘦削的亚裔男人竟然一副好像英雄般的架势,自不量力的挡在了他的前方。


切!以为这世界上的亚裔都是枢木朱雀吗?


劫匪一边回想着前阵子火爆全世界的回旋踢,一边戾气四溢的从怀里掏出一把刀,将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抛在脑后,准备给这个不识好歹的黄皮猴子好戏看看。


然而,在他的刀尖将将挥出去的那一瞬间,面前的男人出手如电,瞬间捏住了他握刀的手腕,绝顶的痛楚猛然爆发了!


“啊啊啊啊啊!!!!”


劫匪控制不住的松开手指,短刀滑脱手心,响应万有引力向下坠落的同时,男人向前一个滑步,背部撞进他的胸口,另一只手掐住劫匪的上臂,一股大力配合他全身的肌肉,天旋地转后,劫匪的背脊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


这一下摔得劫匪七荤八素,整个人都仿佛散了架,之前还被他小瞧的亚裔男人在此刻膝盖重重的抵在了他的胸口上,一只宛如铁钳般的手死死的箍住了他的脖子。


而直到这个时候,劫匪才终于透过那副茶色的墨镜看到了这后面的碧绿色眼睛。



还没来得及惊愕,被他抢了的粉发少女终于跑到了现场,一连串惊慌失措的“啊呀,谢,谢谢!”后,粉发少女单膝跪下,与死死压制着他,几乎要把他肺部最后一口气都挤出去的男人同一高度对视时,劫匪终于听到少女说了一句让他想要痛哭出声的话语。


“……阿拉,你是……枢木朱雀先生吗?”


……好吧,他死的不冤。


随后,劫匪干净利落的昏了过去。


——TBC


重要催化剂尤菲登场w

其实前面提到过一次了哦,卡莲怼鲁路修恋爱脑那次,说最正确的报恩方案应该是送朱雀去当尤菲的保镖而不是留在自己身边w

这里的Y市原型是纽约,L市原型是洛杉矶,但不是真的纽约和洛杉矶哦w

评论 ( 9 )
热度 ( 1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