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Lord Of War 17

第八章


修奈泽尔·El·布里塔尼亚,世界上可能是最古老的布里塔尼亚财团现任家主。这个经常拜访财经类杂志封面和专访的男人是目前世界上最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也是M国这种资本为王的国度中,实际上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而近日,他陷入了一个不大也不小的麻烦之中。


布里塔尼亚庄园


“截至今日下午三点收盘时间,达摩克里斯股价下跌2.07%,市值蒸发约187亿美金,空方资金六成来自于吉尔克斯坦和开曼群岛,种花部分的资金来源,黎星刻那边尚未传来最新情报,比较意外的是京都六家是多方,在今日下午2点45分后吃进了散股中的17%。”

(空方:希望股票价格下跌;多方:希望股票价格上涨)


听着卡诺恩的汇报,修奈泽尔手指在桌上轻轻的敲击了两下,用一种有点意外的语气说:“哦?这次的操盘手是那位皇小姐吗?”


“根据资金流动路径来看,做决策的时间日本尚属深夜,且达摩克里斯17%的散股总价恰好是皇小姐在这边可以动用全部资金的80%左右。”没有正面给予肯定,卡诺恩理智的说:“由此,操盘手是皇小姐的可能性非常大。”


“真是优秀。”修奈泽尔微微一笑,在手上的咖啡杯接触到桌子上的瓷盘前,伸出小指垫了一下,让杯子与瓷盘碰撞的声音降到了最低:“可以不必再理会京都方面的守旧派势力了,以目前的现状看,他们想要推到台前的枢木朱雀爱美人不爱江山,一头扎在我亲爱的好弟弟身边不愿回国,完全无法与皇神乐耶比拟。”


“好的,”卡诺恩顺手划拨了一下手上的手持光屏,一边记录一边说:“那是否从今日开始与桐原泰三加深接触?比如就富士山樱矿开采所需要的井下精密钻头的加工机床出口问题——”


“三成走海关,剩下七成交给鲁路修走他的渠道搭个便车,枢木玄武因为儿子被守旧派彻底拉拢了,这部分税金给日本政府就是给了守旧派;也不必接触桐原泰三,消息透给皇神乐耶,她会知道怎么处理的。”


“那接下来的计划——”


“照常进行。”修奈泽尔心情不错的拿过卡诺恩递过来的文件粗略的浏览了一下,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既然皇小姐已经送上了她的诚意,那回馈这份诚意就是属于聪明人的报酬,这是她应得的。”


“好的,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份和皇小姐有关的情报……”卡诺恩欲言又止。


“怎么?她终于忍不住要对枢木朱雀派刺客了吗?敏锐如她也应该从最近鲁路修的若干动向读取到足够的危机感了。”修奈泽尔一脸好笑的问道。


“那倒不是,不过根据我们在京都方面的情报来看,皇小姐命人将君王与剑那一期的杂志送去了藤堂镜志朗少将的办公室,属下就藤堂少将的履历进行查看后发现,他是枢木朱雀的剑道老师……”


“……这可真是……令人赞叹的借刀杀人啊。”顿了一下,修奈泽尔由衷的赞美道:“藤堂有什么反应?”


“咳,”卡诺恩掩饰性的咳嗽了一下,脸上带上了一丝笑意:“大发雷霆的藤堂少将插手了最新一批ICPO轮值人员的选取,现在四圣剑中的朝比奈升悟少佐已经快要到达M国了。”


——————


虽然卡诺恩接着布里塔尼亚财团的势力在情报获取上有着别人所无法比拟的优势,但朝比奈升悟毕竟也从属于日本军方,因而在卡诺恩向修奈泽尔提起他时,他已经在ICPO的总部报道完毕了。


从CC的办公室出来,朝比奈脸绷得紧紧的。毕竟对于一个连站立时都不自觉一副军姿、还是那个仿佛最后的武士般的藤堂镜志朗手下四圣剑之一,时时刻刻以追随藤堂为人生第一要义的他而言,靠在椅子的扶手上,双腿搭在另一边的椅子扶手上愉快的吃披萨的女人居然是他的上司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考验他的忍耐力了。


尤其是……


朝比奈看着滴了一大坨辣椒油花的自己的档案,脸终于还是肉眼可见的扭曲了。


“辛苦你了,朝比奈少佐。”一个厚重的男低音从旁传来,朝比奈扭头一看,严肃的让人只能想到铁血自律两个词的高级警督俾斯麦正笔挺的站在拐角处。


瞬间,朝比奈崩到快要断掉的神经松软了下来。


同样不怒自威的脸,一看就严肃认真的不行的俾斯麦和藤堂的相似度实在是有点高,那种要素带来的似曾相识的安全感迅速解救了神经备受CC的散漫折磨的朝比奈,让他不自觉的产生了一丝亲近感。


于是他扶了下眼镜,迅速调整了自己的表情道:“这是身为下属应该做的,没什么辛苦的,瓦尔德施泰因警督。”


闻言,俾斯麦露出了一个有点嘲讽的笑容瞥了一眼CC的办公室门,道:“虽然我们都知道有些事情并非应该做的,不过,欢迎你的加入,朝比奈少佐。”


两个同样来自于比严肃更严肃星的人找到了自己的同类,并满意的握住了彼此的手。


“藤堂少将要我带话给这边,枢木前少佐给你们添麻烦了。”朝比奈客套道。


然后因为迟迟没有归队,于是被军队一通吊晒后变成了前少佐的枢木朱雀在当天晚上俾斯麦的暗语邮件中,得知了自己在日本的军衔被秘密保留的信息。


【朝比奈少佐就你的卧底工作有想要跟你沟通的部分,稍后他会发来详细的会面邀请邮件。——俾斯麦·瓦尔德施泰因】


紧接着,朝比奈邀请朱雀于周二中午12点30分前往Y市帝国大厦旋转餐厅71号桌用餐的短信就杀进了朱雀的手机。


朱雀顿时眼前一黑,藤堂那张严肃到让身经百战的他都有些腿软的脸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将恐惧瞬间升华到了最大。


藤堂老师知道了!!!!怎么办!!!!!


那种泰山崩于前整个人都不好了的状态过于明显,很快就引起了鲁路修的注意。


“怎么了朱雀?”鲁路修有些紧张的问道。


回应他的,是朱雀吓得发绿的脸和几乎要哭出来的声音:“怎么办啊,我剑道老师让他下属来找我算我用化妆品的总账了……”


“……哈?”


——TBC


友情提示一下:根据TV和广播剧已知,朝比奈应该是暗恋藤堂,所以他才对同样严肃的俾斯麦有先天好感加成w


以及这句话——朝比奈看着滴了一大坨辣椒油花的自己的档案,脸终于还是肉眼可见的扭曲了。

当时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


朝比奈拿着档案来找CC签字,CC叼着匹萨散漫的从椅子上坐起来,满桌子翻找签字笔,然后辣椒油就这么滑了下来,滴在了他的档案上

CC:哎呀,滴到油啦! 

朝比奈:…………

CC:嘛,反正最后要塞进档案盒,扫描的时候记得盖掉这里,我可不要带油花的电子档哦~

朝比奈:……………………

CC:那就这样,欢迎你的加入,朝比奈升悟~(签字)

朝比奈,朝比奈已气疯w


评论 ( 7 )
热度 ( 1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