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Lord Of War 05

很显然,红月卡莲是一位非常尽职尽责的保镖,从朱雀和基诺在VIP区域一直乱晃却没有拍照炫耀开始,她就盯上了这两个人,并且在中场休息这个关键时间点果断找了过来,重点盯梢。


显然她的判断没有错,这两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鲁路修的粉——不,也不尽然,除去那只碍眼的大金毛,他身边的那只中型卷毛犬身上到多少透露出了三分粉丝的气息,并且在随后大金毛对着鲁路修大放厥词不说,还对着中型犬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后,卡莲的杀气终于爆了出来。


“……你误解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诶?是吗!那鲁路修刚刚演唱的那首曲子叫什么?”


“……”


“说啊?你怎么不说了?难道你连这么基础的问题都回答不上来吗?这可是他的代表作!”卡莲的声音登时提高了一个八度。


“阿诺,”实在是有点不忍心的朱雀回答道:“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朱雀你这个时候添什么乱啊!”基诺惊恐的喊叫起来:“你居然要落井下石?!你——”


“这就是那首歌的名字,基诺。”朱雀感觉更加惨不忍睹了:“刚刚鲁路修提到过的。”


“厚,所以这是你在陪着你的亚裔男朋友来看他偶像的音乐会吗?”


卡莲的脸色稍微好看了点,与此产生鲜明对比的则是基诺和朱雀惊恐的视线,下一秒,他俩简直跟求生本能一样光速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于是卡莲的脸只好又黑了回去。


偏在此时,代表着俾斯麦呼叫的朱雀的腕表震动了起来,登时朱雀变了个脸色,直接拿起耳麦往耳朵里一塞,全然不理会卡莲和基诺那马上就要打起来的气氛,扭头走开了。


“在D区发现目标,阿尼亚刚刚把定位器黏在了他身上,现在他向着你的方向去了,保持盯梢,在他们交易的现场对他们实施逮捕,枢木警督。”


这消息让朱雀有点意外。


俾斯麦是个保密主义者,信奉不知情就是最好的保密方式这一理论,在他的手底下干活一般只能知道跟自己有关系的那一小块的情报。


就比如今天的任务,朱雀和基诺只被分配了盯紧巨星鲁路修这一点,目标会在什么地方接头,跟谁接头他都处于很茫然的状态,而且在他刚刚光明正大的摸鱼、不对,全身心的投入在鲁路修的演唱会里后,他对于歌曲中所富含的几乎能撼动他灵魂的情感非常叹服,被音乐征服的他已经下意识的判定今晚的任务应该与他无关,怎么都没想到目标居然会朝着这个方向过来了。


打开手机,一个小红点出现在了屏幕上,目标的确正朝着他的方位走过来,接着目标的脸也出现在了手机上——一个身材高挑皮肤惨白的亚裔男人。


那是个看起来非常不正常的肤色,男人嫣红的眼线搭配着血红的嘴唇都让朱雀感受到了强烈的不适,那种诡异的扭曲感和男人东方化的面孔让他瞬间锁定了这个人可能的身份,被ICPO命名为“宦官”的,潜伏在C国最大的黑暗组织成员,一个朱雀来ICPO之前,在日本的警局里最常打交道的,来自于邻国的黑势力。


放下手机,朱雀立刻锁定了那个向着这边走过来的男人,对方诡异的气场足够让他在非常开放的M国都有那么些标新立异,大概是对这次交易的保密性非常有自信,男人嘴角挂着高傲的弧度,非常目中无人的直接朝着后台的方向走了过去,一个跟卡莲胸前一模一样的,好像内部工作人员证件的东西就挂在他的胸前。


瞬间,朱雀全身的肌肉都绷了起来。这次得到消息的时间太晚了,考虑到鲁路修兰佩路基与上了ICPO重点盯梢名单的布里塔尼亚财团那若有若无的联系,还有他自身所具有的嫌疑,他们完全没来得及照会演唱会承办方予以配合,自然就没能来得及打入安保成员,这才不得不以观众的身份进入场馆。可万万没想到,目标竟然准备了工作人员证明,倘若凭借证明走入后台任务就麻烦了。


眉头一皱,朱雀从衣服夹层挑出来一个款式差不多的似是而非的证件,在袖子内挑出了颜色最接近的挂绳立刻组合了一个证件出来挂在了脖子上,远处的基诺则瞥了一眼此处,非常默契的跟台上的卡莲吵了起来,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随即,朱雀在场内稍微绕了点圈子,遗憾的是,除了红月卡莲他并没能找到其他工作人员好让他用来偷证件,只好硬着头皮状似不在意的跟在了目标的身后,隔了三五米那样不远不近的坠着,一点点的缩近着彼此的距离,然而——


“那边的那两个人,后台无关人员禁止入内!”


一个年轻的男人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喝止了离后台入口不过五米左右距离的朱雀和目标,没等朱雀做出什么反应,目标却肉眼可见的紧张了起来,而与此同时,喝止他们的人也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那是一个有着一张娃娃脸的亚麻色短发的少年。对方的表情冷冰冰的,看起来就像是什么没有情感的人偶般冷硬,一丝非常不友好的气息自他周身逸散出来,非常阴郁的自一旁快步挡在了入口前方不远的位置。


“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后台无关人员禁止入内,你们还站在这里想做什么?”


非常不友好的语气喷了朱雀和目标一头一脸,朱雀正想一脸茫然地混过去,可目标却……不怎么愉快了。


“嗯?”


目标非常不爽的拖长了尾音,抬高了尖尖的下颌,先瞥了一眼身后看起来傻乎乎的朱雀,又将阻挡他前往接头地点的少年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后,用一种极为傲慢而扭曲的声线对着面前的亚麻色短发少年颐气指使的说道:“谁给你的权力,让你阻挡有工作人员证件的我?”


朱雀一怔,转头看向少年胸口,这才发现少年并没有像卡莲那样佩戴什么足以证明身份的证件,那他如此喝止,搭配着这样一张娃娃脸,比起工作人员,反而更像是什么鲁路修本人尚未成年就想帮助工作人员维护秩序的狂热粉丝,也难怪目标会做如此反应,只是这样一来却误打误撞叫破了他的行踪让目标注意到了他,难道他得暂时放弃目前的打算返回去去找卡莲出示一下自己的证件寻求配合?


然而没等他做出什么用以打消目标的行动,对面的少年脸色却突然变得非常具有攻击力,甚至于扭曲了原本还能被称之为可爱的脸,有点狰狞起来。


“是吗,连我是谁都不清楚的工作人员——吗?”


接着对方突然身形一晃,一道金属般的反光突然闯进了朱雀的眼帘,划破了空气的尖啸同时闯入了朱雀的耳廓,身经百战后刻在朱雀身体上的反应让他立刻意识到了这个少年拿出了什么,眼看少年的动作竟然像是要直接冲着目标的喉咙的那一刻,他再也无法坐视不理了!


“等一下!”


朱雀一个箭步冲上去伸手去抓少年的手腕,然而少年的身体反射能力竟然远超朱雀的预计,如同滑不留手的泥鳅一个扭身加一个踏步,匕首在空中甩了个刀花,在手里换了个方向,寒光一过!


挂在目标脖子上的证明挂绳就断了。


朱雀大惊,急忙回身一脚踹在目标的胸口,将人踹的向后仰倒,总算是避开了少年匕首的攻击范围,自己一手捏住少年右肩,身形一矮,右腿向后朝着少年下盘猛地一扫,配合手上的力气将少年过肩摔了出去,而这个不管怎么看都是专门锻炼过身手的少年在空中灵巧的借力来了个空翻,稳稳当当落在了地上,左手上还拿着被他割断挂绳的工作人员证明,在眼前快速的看了一眼,杀气更盛了。


“所有工作人员都见过我,你们两个,拿着假冒的证件要做什么?”


!糟糕!打草惊蛇了!


朱雀急忙扭头向目标的方向看过去,目标也是一脸惊愕,大概是没想到区区一个歌星而已,身边的安保竟然如此与众不同,让他在这种意外的场景下被发现冒充了一个小小的工作人员,面部表情很快就扭曲了。


朱雀见状立刻扭头转向目标所在,现在这情况,目标肯定不会去接头了,那么绝对不能放跑他就成了当下的第一要务,然而他转身的动作反而被少年误以为要逃跑,竟然直接追了上来,寒光自右眼余光快速划过,朱雀不得已偏头扭身,右手成拳直接打中了对方右手肘,接下了这一招,和少年对打起来。


而身后本就不认识朱雀的目标则迅速发现了大事不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立即撤退。


他首先转身,试图原路返回,却远远的看到之前不小心撞了他满怀的粉色卷发少女突然出现在了他来时的道路上,正加速向着他的所在奔跑过来。立刻意识到自己身上可能有什么定位器,目标惊慌失措之后立刻改变方向,直接向着后台的方向跑了过去!


“站住!”


朱雀怒吼出声,然而之前他们站的离后台太近了,偏偏少年又误解了他和目标的关系跟他打的十分激烈,竟然让目标闯进了后台。


这下少年也无心和朱雀对战了,匕首向前虚晃一刀就急忙转身意欲追赶目标,动作实在太急瞬间让朱雀抓到了破绽,后脖子直接挨了朱雀一手刀,昏过去了。将人放翻,朱雀瞥了一眼四周被这动静吓到四散逃走的场内仅剩的观众,直接朝着后台的方向也追了过去。


而此时此刻的后台——


为了让观众在等待的时间不至于太过无聊,刚刚缓过劲儿的的鲁路修按照预定的那样,打开了摄像机,将摄像头转向自己的方向。


CODE BLACK梦幻后台直播,开始了。


——TBC


为什么后台工作人员都见过洛洛,这个后面会解释的~

俾斯麦那个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任务全貌的行为,像不像尼克费瑞,你看原作,他不就只给朱雀说一点点他需要知道的情报嘛,一个臭毛病→_→

评论 ( 16 )
热度 ( 1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