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Lord Of War 02

第一章


又是那个奢华的宴会厅。


鲁路修一阵失重般的眩晕后,他再度发现自己站在了宴会厅楼梯的最上方,扑鼻而来的血腥味并周遭女性凄厉的尖叫争先恐后的涌进他的脑海。


他微微一怔,着魔一般的顺着血腥味的源头缓缓的向脚下看去,几个保镖满是弹孔的尸体如同破布娃娃一样被随意的扔在了台阶上,鲜血从那些破洞蜿蜒如蛇般流出,顺着铺了名贵地毯的台阶一路向下,发出了滴答滴答的声音。


鲁路修茫然而顺从的视线跟随着那些血液一路向下,越过中段的尸体和台阶,终于,他在台阶的最下端,看到了那个曾经无比闪耀,如今却也鬓发散乱,狼狈不堪的以一种人类所不能达到的奇特姿势扭曲的扔在一片血泊里的,母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稚嫩的喉咙因这突如其来的惨剧发出了凄厉不似孩童的尖叫,那种绝望到疯狂,仿佛困兽般的崩溃情感瞬间击垮了鲁路修情感的防线,视野所及尽是扭曲,他只来得及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向着母亲的位置加速跑去,便被无边的黑暗完全侵占了世界,奢华的宴会厅在他的眼前如同玻璃般崩碎,强烈的失重感后,他坠入了无尽的深渊。


!!!


鲁路修猛地坐起身来,冷汗大滴大滴的顺着额际沿着他完美的脸部线条向下滑落,剧烈跳动着的心脏带着鼓膜一阵一阵颤动,尖锐的耳鸣在这一刻达到最大,复又随着他大口大口的呼吸一点点消退,直到耳边仅剩下一旁钟表忠实的滴答声,他终于回到了现实。


喘息片刻,鲁路修有点颓唐的向着窗外看去,远处暗沉的天际已经泛出一丝白光,此时仍在凌晨,恰是一天中最寒冷的时刻,距离预定好的起床时间尚有近两个小时,然而,他已经睡不着了。


又是一个糟糕的夜晚。


两个小时后,鲁路修将自己从痛苦的情绪中抽离出来,冲了个澡,洗去全部的负面情绪后,走到窗边,一把拉开了窗帘。刺目而温暖的阳光自落地大窗外冲进室内,将发尾仍然带着水珠的鲁路修照了个彻底。


沐浴在阳光下的感觉,好极了。


今天是他在M国东海岸巡回演唱会的第一天,十二个小时后,大约会有十万歌迷冲进演唱会场与他一起度过狂热的晚上。他要去做最终的确认,做造型,还有准备一下大型道具的现场使用问题等,这会是一个非常忙碌的白天。


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进餐厅的鲁路修毫不意外的在餐厅遇到了他同父异母的亲哥哥修奈泽尔El布里塔尼亚,对方正优雅万分的坐在桌边进食,他的秘书卡诺恩正站在他身侧向他做着汇报。


“——针对阿斯普隆德科技的收购案已经谈到尾声,今天上午9点30分,阿斯普隆德现任家主会带着罗伊德·阿斯普隆德教授来总部跟您做最后的细节商谈问题,并会在今日11点30分与您共进午餐;下午2点10分,蒋氏的首席执行官黎星刻先生代表蒋丽华小姐与您有个视频通话约定,商谈内容是今年稀土矿的价格预磋商,下午4点整,京都方面皇家财团的皇神乐耶小姐想要就新能源樱石的成果分配进行接洽,以及——”


“想要跟鲁路修共进晚餐,再顺便一起去看他的演唱会,对吗?”修奈泽尔面带微笑的看了一眼有点意外的鲁路修,戏谑道:“我要是没记错,这位皇小姐应该在三年前解除了和枢木玄武儿子的婚约,现在正是云英未嫁的好时光,鲁路修你——”


“不要再取笑我了,兄长。”鲁路修将毛巾放在等在一旁的女仆咲世子手上,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根本没时间考虑这些问题,今天晚上的日程多么复杂你心知肚明。”


“话虽如此,但是身为你的哥哥我并不太希望我最爱的弟弟为了事业连终身大事都完全不加考虑,更何况,考虑到皇神乐耶的家世背景以及她本人表现出来的热忱,我不得不指出她其实非常非常适合你。”


“适合和愿意是两码事,比起这些风花雪月,”鲁路修微妙的停顿一下,转头看向卡诺恩:“今天晚上——”


“已经全部落实到位。”卡诺恩回复的非常干脆:“愿今晚神与您同在。”


“神?”闻言,鲁路修扯出一个嘲讽的微笑,道:“他根本从未降临在过我的世界,同在与否,没有任何意义。”

 

M国国际刑警组织总部

 

砰砰砰。


三下敲门声过,一个慵懒的女声自门内传来,批准了这次进入。


刚刚升级为二级警督的枢木朱雀简单的整理了一下领口,跟着他的顶头上司,一级警督俾斯麦打开了执行委员会会长的办公室,那个不知道到底做了多少年执行委员会会长的神秘的,连真名都不公布只自称自己是CC的绿发女人正一如既往的嘴里叼着一块披萨,百无聊赖的瘫在座位上看着他门的方向。


无视掉涌入鼻腔的起司味,第一次来到此处的朱雀强迫自己将视线从CC乱七八糟的房间沙发上挪开,强行绷住了自己的脸部肌肉。他并不是什么洁癖患者,只是CC的房间凌乱程度超出了他对女性的认知,一时有点懵逼。


大概是看到了朱雀肌肉的微小变化,CC恶意的挑了挑眉,故意将腿上的长靴踩下来,非常恶劣的甩在朱雀腿边,任由长靴凌乱的瘫在了办公室的地板上。随即,她满意的收到了这个新近升职的小年轻掩饰不住的震惊。


调戏完朱雀后,被戏称为魔女的CC将披萨三口吞咽下去后,顶着俾斯麦黑透的脸色,拿起办公桌上的辣椒油倒在了又一块披萨上,满不在乎的说道:“怎么,终于舍得把你的得力小干将拉过来让我看两眼了?”


“慎言,枢木朱雀之前只是个三级警督,按照ICPO的现行章程,他并没有直接来见你汇报的必要性。”俾斯麦面无表情的将手里的文件扔在披萨饼的旁边:“行动方案在这里,批准一下吧。”


然而CC并没有翻看文件,而是随手拿起笔在上面签了一个龙飞凤舞的代号就将文件扔在了俾斯麦怀里,向后一靠,用一种比之前还要不靠谱的坐姿叼着披萨含含混混的说道:“你做事一向让人放心,只是,这次可是牵扯到了国民级明星的演唱会,那家伙的粉丝有多么狂热你这种大叔多半是不了解的,最好低调行事。”


“在抓到人和赃物之前,你并不能排除那个所谓的国民级明星的嫌疑,如果他和这次的走私扯上关系,行事是低调不起来的。”俾斯麦面无表情的将文件塞进朱雀的怀里,一板一眼的强调:“所以我无法承诺你的低调要求。”


被塞了个满怀的朱雀有点措手不及,整理文件的档口,一张照片就这样突然飘了出来,落在了地上。


这是一个小小的意外,朱雀俯身将照片捡起,在看到照片上挑染了一缕红色,戴着眼罩,穿了一身好像超短裙般装束的男子时,也不禁心下再度赞叹了一番照片上人的相貌。即便是见惯美人,和追星这种行为一贯无缘如他也不得不承认,鲁路修·兰佩路基都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到模糊了性别的大美人。


他就是今晚行动涉及到的演唱会的绝对中心,照片上的造型正是本次演唱会所要演唱曲目所在专辑的封面造型,也是本次演唱会的最主要装扮。


本来这样拥有着超高人气的明星跟他这种负责跨国犯罪的刑警扯不上半毛钱关系,要不是他们用惯的老线人发来的情报显示,他们一直在追踪的超大量军火走私集团黑色骑士团会在他的演唱会上与买家接头,朱雀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有去研究他的动机。


一个17岁出道,利用超强演唱实力并绝世美貌迅速火遍全世界的创作型歌手,到如今已经火爆了整整6年,粉丝遍布整个世界不说,吸金能力自然是强的发指,基本上除了看谁都像罪犯的俾斯麦,根本没有任何人会认为,他会跟军火走私扯上关系。


“我一直觉得俾斯麦就是想多了。”在他们出发前往被命名为CODE BLACK的演唱会现场时,同为二级警督的基诺瓦因拜鲁谷偷偷跟朱雀吐槽道:“鲁路修那种级别的明星随便唱唱歌跳跳舞赚的钱就比卖军火赚多了!还都是合法的收入根本不需要洗钱,有权有势的爱慕者也一大把,他根本就没动机去搞什么军火吧?”


“话虽如此,但是在他的演唱会上接头,对他进行例行调查是符合组织程序的。”


“可是一想到万一搞乱了他的演唱会,我觉得他的粉丝说不定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淹死我们诶!”基诺有点郁闷:“而且,朱雀你不知道警局喜欢他的女警有多少吗??别的不说出了问题,塞西尔小姐都能喂我们一大盘彩虹饭团,你不怕吗?”


怎么不怕?用橙汁泡过的米饭包上红姜还要加一大勺草莓果酱和芥末这种非人组合,即便铁胃如他也招架不住啊!


大约是想象的画面过于可怖,朱雀和基诺心有戚戚的露出了带着三分惊恐的表情,又被一旁不爱说话的同僚阿尼亚阿尔斯托莱姆完整的拍摄了下来。


压力就这样在彩虹饭团的震慑下增大了起来。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