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Lord Of War (警察爱豆扩写版)

楔子


“查尔斯先生,您在哪?!”


卷发的年轻女子垂着一条简单包扎过、扔在淌血的胳膊,另一只手拿着一把长剑焦急的在宽敞的欧式大宅里四处寻找着。


她穿过满是硝烟与弹痕的走廊,越过时不时被鲜血溅射过的墙壁,跨过一具具倒在地上的尸体,所到之处尽是染血的脚印,焦虑的寻找着那个宽阔的身影。


虽说受了伤,但是她的脚步依然很稳,握着剑的手指紧绷着,随时都可以挥动这把依然沾血的长剑杀敌。一阵风迎面吹过,吹过她黑色的留海,露出一张非常漂亮,英气勃勃的脸庞,那双灵动的几乎能淹没人的眸子满是如猎鹰般锐利的目光。


终于,她顺着一地倒下的尸首并弹壳与血液,停在了一扇雕刻着巨大的布里塔尼亚家徽的双开式大门前,深吸一口气,一脚踹开了紧闭的大门。


金属制的门锁因巨力而断裂,在空气中发出极其尖利的声音,瞬间传遍门后那个奢华的宴会大厅,站在里面正紧张对峙着的人群因为这道声音而惊讶的扭过头来,女子越过那些咄咄逼人的人们,一眼看向了面对她的方向站立在台阶上的高大男子。


四目相对的瞬间,女子松了口气,看向其他人的眼神立刻杀气冲天,身影一晃,闪过射向自己的子弹,剑光闪过,鲜血飞溅,离她最近的男子当场身首异处,鲜血越过女子洒了旁人一头;然而被溅了一头一脸的男人尚未来得及将同伴已经死于非命的信息消化吸收,一道闪光自眼前划过,脖子一凉,他丧失了全部的意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持枪的众人登时陷入混乱,无人来得及顾及身后台阶上面无表情看着这一片炼狱的男人,如同慌乱的兔子般迎来了一场一边倒的——屠杀。


女子快的几乎要看不清的身影几个优雅的起落便避开了那些慌张中射向自己的子弹,剑光闪过之处必定血光飞溅,这一场荒诞的情景剧几乎瞬间在血光中迎来了终焉。


当女子的鞋跟与光滑的大理石地面发出摩擦的声音时,整个宴会大厅里的活人只剩下了两个。


四目再次相对之时,女子终于卸下了全部的杀气,全身的肌肉松弛些许,整个人的气场看起来绵软了不少。


她将受伤的左臂勉强抬起,横在胸前,随即单膝落下,向着仍然站在台阶上的高大男子行了一个郑重的,仿佛中世纪骑士般的大礼。


“非常抱歉,查尔斯先生,让您陷入这样忙乱的局面是我的失职,请您尽快向港口转移——”


“到头来,只有你站在了我这一边吗,玛丽安娜。”


女子的话突然被有些粗暴的打断了。


被叫到名字的玛丽安娜突然一怔,整个人有点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恰好迎上了男人紫水晶般的眼睛,看着男人胸前那个被鲜血染红的布里塔尼亚家族纹章,愣了一下。


“……并不只有我,还有您的兄长大人。”


“……是吗?”


男人的声音带上了一丝自嘲,然而他依然傲然的站立在满地尸骸中,厚重的声线继续回荡在了奢华的宴会厅内。


“阴谋、自我满足、背叛,还有谎言……这个世界,整个人类就是被这样一些低级的情感所蒙蔽,扭曲,让整个群体都徘徊在最低等级的欲望中不可自拔,看不到真正的希望。就连他们原本该守护的我,也成了他们达成那些低级趣味而所要践踏过的绊脚石,目之所及,全是谎言。”


话里的自嘲明显到让玛丽安娜的情感发出了一阵微小而又扭曲的共鸣,那些时时刻刻覆盖在人与人之间的面具,苍白扭曲的让人发自内心的厌恶与——痛恨。


然而一瞬间的动摇后,神智重新主导了玛丽安娜的大脑,将那种瞬间被蛊惑的赞同甩出脑海,玛丽安娜深吸一口气,戴回了属于自己的面具。


“并非如此,至少,还有我陪在您的身边。”


远处的枪声爆炸声在此刻隐隐自门外传来,查尔斯傲慢到连半分注意力都懒得分散,便在嘴角勾勒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弧度,突然,朝着面前的女人伸出了自己的手。


“那么,来我的身边吧,玛丽安娜。”


玛丽安娜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四目交汇的瞬间,她便从那双深邃的紫色海洋中读出了令她骇然的含义,明明是这样危机的时刻,她的脸却刷的一下全红了。


一直以来萦绕在他们之间那丝难以明说的暧昧在硝烟和血腥中变得无比明显,她确确实实接收到了男人向她传递过来的,带着奇妙意味的邀请。


惊愕、困惑、迷茫、羞耻,多重情绪一同袭上心头,汇聚成一个巨大的情感旋涡,又在她脑海深处同她一直以来的梦想、职责、目的交缠在一起,得出了唯一的答案。


“遵命。”


她红着脸直起身来,将自己的手放在了面前男人向她伸出的手里。


肌肤相接的瞬间仿佛有什么电流击中了两人的灵魂,那种微妙过后,男人的眼里闪过一丝悲伤。


“或许这会让你后悔。”


回应他的,是玛丽安娜坚定的看不清情绪的目光。


“正如我所说的,至少,还有我陪在您的身边。”


那一年,拥有着数百年光辉历史的布里塔尼亚家族迎来了家族史上最血腥和黑暗的一天。而在那之后,肃清叛乱的第98代家主查尔斯Di布里塔尼亚多了一个保镖出身的情妇这种事情,便显得越发微不足道起来。


命运的齿轮,也在此刻缓缓转动起来。


楔子——END


虽然我还没写到朱雀和鲁鲁修,但是这是刑警爱豆那篇的……扩写版。坏消息是肯定是大长篇,好消息是我有一个五万多字的大纲,虽然还差了一点点,但是结局已经写完了,卡文的概率比较低,已经全部仅自己可见了_(:з」∠)_


本篇名字正式命名为Lord of War,战争之王,军火之王,都可以,对的,我直接照抄了尼古拉斯凯奇的那部电影名字,嗯,家教的小伙伴一定很熟悉我这个操作,毕竟我抄过歌名╮(╯_╰)╭


我其实这几天一直在码字,但是写不出来成品,废了将近八千字的稿子都无法宣泄被PV搞疯的情感后,我终于还是冲着这篇下手了……果然,立刻顺畅了很多,整个人都非常的满足和幸福,这才是该有的手感。


段子碎片写多了,果然还是想写回自己的老本行,大长篇了呢。


目前楔子是仿写了那个岩佐守写的半官方的同人小说,圆桌骑士中的血之纹章那一节,实在是太合适了就拿来用了。当然不是全部照抄哒!


那就这样,感谢愿意蹲坑的小伙伴们!爱你们,么么哒(づ ̄ 3 ̄)づ

评论 ( 17 )
热度 ( 1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