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p/1005051751698273/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place
微博ID:玉皇大帝OmO-幸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脑洞系列82——帝国黄昏(二战AU)06

前情提示:点击下方tag 帝国黄昏


腿间那块脆弱的软肉在光洁的脚掌柔躏下没过多少就释放出些许探路的精华,感受到那丝湿意的朱雀登时尴尬了起来。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释放过自己了。

 

恋爱这种事情在这个战火纷飞的时代,从他决意从军的那一刻就注定成为了奢侈品,虽然军营里的护士时常对他给予各种意义上的优待和条逗,不过即便是他也会在一次又一次飞赴天空的战斗中感到发自内心的疲惫,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力气在这片每天都有无数人死去,每天都在看到无数断肢死尸的土地上想这些事情。于是此时,此刻,面对这样一只带着水汽的,几乎可以被称之为艺术品的脚,那不怎么重的力道配着那光滑的仿佛来自东方最上好的瓷器一般的小腿,枢木上尉绝望的发现自己彻底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

 

于是当不管怎么看都有些疟待狂倾向的金斯利少校,在满足的欣赏了七八分钟脚下的人半是痛苦半是欢愉的表情,看到枢木上尉突然一阵痉挛后舒展开眉头,接着从耳后一路红到脖子根的状态后,得意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尴尬的气息暴涨,陷入人生最尴尬时刻的二人俱都浑身僵硬起来,一个继续脸红脖子粗的不敢抬头,另一个低垂下高傲的头颅,血色也迅速蔓延开来,顺着裸路在浴袍外的脖颈一路向下,原本白瓷般的几肤变得粉扑扑的,非常好看。

 

当然,是气得。

 

对此,金斯利上校终于在鼓足勇气后撕裂了这几乎凝固的时间,一脚踢在了枢木上尉腿间,——被踢的对象发出一声扭曲的哀鸣弓成了一只大虾——气呼呼的返回浴室重新洗澡去了。

 

 

尴尬到令人绝望的二次会面后,对金斯利少校毫无疑问构成了严重姓骚扰的枢木上尉在被二次洗完澡的前者气呼呼的踹了几脚后,被戴上了沉重到几乎不方便移动的手铐脚镣,莫名其妙变成了他身边的一条“狗”。

 

“不要用这种看变态的眼神看着我!”金斯利少校非常不满,气鼓鼓的说道:“我没有什么不可见人的爱好,这不过是互利互惠罢了!”

 

“……说什么不可见人,可现在全欧洲大陆都知道魔鬼金斯利喜欢疟待年轻战俘……不是吗。”

 

是的,这就是魔鬼金斯利这一称号的另一来源,年轻的少校因为身有残疾同时手无缚鸡之力,从而非常喜欢虐杀身体健硕的年轻男姓战俘,具体操作方法一般是给对方戴上异常沉重的镣铐放在身边随意打骂支使,直到他腻歪了便会被活活打死再随意扔去乱葬岗。

 

所以朱雀在不慎用体页侮辱了可怕的魔鬼金斯利后,一直以为自己说不定会立刻走上先烈们走过的道路马上英勇就义,然而对方居然只是在他屁股上给了两脚就……完了,并且还没好气的将烤焦的香肠粗鲁的塞进他的嘴里,让他吃了个六分饱。直到此时枢木上尉才反应过来,若不是自己当时那完全不可控的行为,此时进到他嘴里的,恐怕多半是他刚踏入这间房时那烤的流油恰到好处的香肠了。

 

……意外的,会照顾人啊?这什么情况?

 

“在这个绝对压抑的军营里,我若不‘变态’,只怕就要被真正的变态盯上了。老实点,成就我的威名,平时我抽你时惨叫的响一点,我保你死得痛快点。”

 

金斯利少校没好气的解释完自己的凶名原因后,从柜子里抽出来一条很旧但是质量还不错的毯子随手扔在还在懵逼的枢木上尉头上,吹熄了蜡烛,一边解着浴袍的腰带一边向着床铺的位置移动,显然是要安寝的节奏。

 

然而在他将将把浴袍褪到臂弯路出白嫩的足以让枢木上尉窒息的几肤时刻,突然分外警醒的猛地将浴袍回归原位,恶狠狠的扭头,用能杀死人的目光瞪着脸颊通红的枢木上尉道:“不许看!”

 

击坠敌机711架,从来都是让德军灰溜溜避其锋芒的白色死神,非常老实的转过了身去。

 

之后这对诡异的组合就这样在诡异的无以言喻的气氛下过上了更加诡异的同居生活。

 

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金斯利少校并没有什么疟待人的爱好,平时顶了天了会使唤他,让他在房间里把重物搬来搬去,做得好了慵懒的金斯利少校甚至会用手拍拍朱雀的脑袋,把他的天然卷揉的更乱,就是时常会给朱雀一种,他是在嘉奖宠物狗一样的错觉。

 

当然,这是在只有他们二人独处的时候,一旦有人出现,哪怕是他那个现在看才是真的有疟待狂倾向的弟弟出现,金斯利少校也会迅速收揽起所有的正常,立刻随手拿起手边的马鞭,照着他兜头一鞭。

 

……古怪的兄弟关系。

 

不过再古怪也不可能比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更古怪了,朱雀扪心自问,如果是金斯利落到了他的手里,并且明显的对自己表现出姓欲,自己很可能不会这样有闲心的,名为疟待,实为照顾的行径,而是当场扭头在处决金斯利少校的行刑场预约一个前排座位。

 

所以他的脾气意外的不错呢。

 

“要不是你的德式口音太重,有时候我都觉得你比起日耳曼人更像是直发的法兰西贵族。”将淋着半冰沙司这种非常昂贵的酱汁的土豆泥吞进肚里,莫名其妙混熟了的枢木上尉对着正在处理情报的金斯利说道。

 

闻言金斯利手一顿,扭头用仅剩的那只眼睛瞪了他一眼——在脸颊边晃动的眼罩下的紫水晶又在不经意间扰乱了朱雀的思绪——没好气的说:“照你的理论,大英帝国的宰相修奈泽尔岂不更该是个德国人?哈,他连名字都是德式呢。”

 

“可是修奈泽尔殿下本来就有日耳曼血统啊……”朱雀叼着勺子含糊不清的说道。

 

“那我也有法兰西血统,可以接受这个说辞了吗?明明是个日本裔还要加入盟军的白色死神?”

 

好吧,他确实问了个傻问题。但是不知为何,这样收敛了全部张狂的金斯利少校带给他的居然是一种诡异的安全感和归属感,夹杂着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究竟是姓欲还是爱情的情愫,即使眼前的男人不知何时会给他一个痛快的死亡,他也完全无法控制的褪去了全部的尖锐,不自觉的问起了一个又一个傻问题。

 

“那么,之前那些死在你手下的盟军战俘,你也是像对待我一样对待他们的吗?”不自觉的,又一个傻问题脱口而出,然而在死亡一步步逼近他的档口,很多曾经缠绕在枢木朱雀这个客体之上的枷锁逐渐松脱,让他完全不再想束缚自己。

 

“怎么可能。”

 

金斯利嘲讽的声音响起,狠狠的撩动了朱雀的心弦,有那么一瞬,“我是特别的!”的念头占据了他全部的脑海,狂喜自心底蔓延,然而没等这种情绪反映在他的脸上,金斯利就续上了令他愕然的后半句。

 

“在此之前可没有哪个战俘会对着我发晴,以至于让我不得不分出相当一部分精力防备你过分的生命力,甚至时不时的需要把‘废了你以绝后患’的方案拿出来分析一二。”

 

一盆凉水,浇灭了枢木上尉全部的喜悦,卡住了他的脖颈。

 

“那么你呢,除了姓向原因,又为何要加入盟军对抗自己的母国所在的阵营,枢木朱雀上尉?”

 

猝不及防的,这个明明被问及了千百遍,却让他一次次愧疚难当以至于不得不撒谎的问题给了他兜头一棒,瞬间巨大的自卑淹没了战场上无往不利的白色死神,让他整个人都失去了活力。

 

法西斯是绝对错误的!我是为了结束战争而来!

 

这个重复过无数次的理由在此刻显得无比卑鄙让他根本无法说出口,只有这个人,他……不想撒谎,即使真话很可能会给盟军带来不小的舆论麻烦……

 

“……”

 

“怎么,居然不是‘法西斯是错误的!我是为结束战争而来!’这句英雄名言吗。”

 

长时间没有得到回应的金斯利饶有兴趣的转过身来,以手支额,好整以暇的问道。

 

“……英雄,名言?”

 

“啊,被印在宣传单上洒遍整个战场的国际英雄名言,你知道从那之后有多少盟军的战俘被处决前都会这样嘶吼吗?”金斯利嗤笑起来,看着垂丧着脑袋仿佛失去了全部生机的,在舆论战场上给协约国带来大量麻烦的白色死神,逐渐收敛了全部的笑容,挑高了一边的眉,随手拿起手边的马鞭,上身前倾,用马鞭挑起了朱雀的下颌,在看清楚朱雀那仿佛一潭死水的双眼时,怔楞了。

 

“……自分,算不得什么英雄。”

 

不过是个犯了错误却连承认这一切的勇气都没有,只能在无尽悔恨中找寻着一个能够正当死去的理由的罪人,而已。

 

负疚感扑面而来,金斯利看着这样的白色死神,沉默片刻,起身来到档案柜前,修长的手指从一大堆文件脊背上划过,终于从中抽出了一份,手指快速的翻了数页后,整个人顿住了。

 

“……其父枢木玄武家中遭遇抢劫被刀刺身亡后,变卖家产,毅然前往英国,投身军队。变卖家产,”啪的一声合上手上的档案,金斯利走到颓废的朱雀身边蹲下身来,满脸复杂的说道:“你根本就没想过要回去,所以你的父亲,那个暗地里有名的军火商枢木玄武到底是怎么死的?”

 

即使朱雀不想开口,有了怀疑的德军首席情报官金斯利也很快在枢木玄武的档案中寻到了些许蛛丝马迹,这个表面生意干净的日本商人欺骗了那个单纯的美国女人的感情,利用她做挡箭牌,并借着美国人的身份做了近二十年的军火生意,而就在他将一批新型燃烧弹售卖出去没多久,枢木朱雀回欧洲家乡探望祖母的母亲就死在了他父亲售卖给德军的那批燃烧弹里。

 

“……突然开始查枢木玄武,哥哥你是找到了什么情报吗?”

 

洛洛怯怯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金斯利一跳,但他很快不着痕迹的将手中的资料随手放在一边,对着洛洛温柔的说道:“并没有,我只是想试试看能不能从这些背景调查中找到点突破口,从那家伙的嘴里挖出更多的情报。”

 

“那么有什么新发现吗?哥哥?”

 

“暂时还没有,一个非常无趣的面粉商人的经历,实在找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金斯利一边轻声说着,一边起身揽着洛洛的肩膀向门外走去:“说起来,那家伙的行刑准备做好了吗?这家伙,我已经玩腻了……”

 

——TBC

大更一下

评论 ( 5 )
热度 ( 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