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杂食向,产粮朱修
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Lofter有拉黑功能,一旦拉黑我将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包括你关注的tag。如果你很讨厌我,欢迎使用拉黑功能,解放彼此免受折磨٩(˘◡˘ )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脑洞系列82——帝国黄昏(二战AU)05

前情提示:点击下方tag 帝国黄昏


荷尔蒙总是相互作用的。当一个年轻的个体因为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对另一个年轻的个体产生无法自控的,不仅仅是晴欲的吸引时,这个吸引有很大可能是相互的。

 

正如枢木上尉一次次不自觉的被金斯利少校吸引了全部的注意一般,慵懒的金斯利少校一样发现,眼前的年轻人正在以一种强硬的态势闯入他的视野,疯狂的散发着他独特的存在感,不管是带有些许东方轮廓的英俊面庞,以及那双充溢着复杂光芒的碧绿眼睛,还有那被鞭子抽破的衣衫下掩藏着的充满爆发力的肌肉,都在疯狂的攫取着他全部的注意力。这样的感觉,非常的新奇。

 

“……辛苦你了,洛洛。”依然是浓重的德式口音,沉吟片刻,朱利叶斯收回视线,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起身为一旁年轻的娃娃脸军官倒了杯红酒递到他的手里。

 

“没什么!只要能帮助到哥哥你!”洛洛开心的整个人都生动起来,看起来仿佛一只无害的小兔子。

 

见状,朱利叶斯绽出一个温柔的微笑,似乎是有点手痒的揉了揉洛洛那头柔软的短发,整个人的气场都松弛了下来,显然这对兄弟的感情非常的好,即使是身陷囹圄的朱雀看起来也觉得非常暖心,仿佛这样的场景就预示着交战双方所期望的,和平。然而,事实很快就给了枢木上尉一个巨大的耳光,就好像他打的号称永无败绩的纳粹吸血鬼布拉托里不得不跳伞三次一样。

 

“我已经按照哥哥的吩咐把他抽个半死了,接下来要用什么刑罚?刀还是烙铁?”

 

瞬间,朱雀无语凝噎。

 

 


“刺啦!”

 

油脂滴在木炭上,发出撩人的声音。烤肉的香气四溢,钻进了饥肠辘辘的枢木上尉鼻腔里,勾的他的肚子发出了非常不雅的声音。

 

“咕噜……”

 

“嗤。”

 

嗤笑声传入朱雀的耳廓,他有些不自在的向声源处看过去,入目的却是金斯利少校眼罩下面晃动的紫水晶,那么一瞬间,饥饿都失去了攫取他注意力的能力。

 

出乎意料之外,看起来非常变态的金斯利少校并没有要求他的弟弟用刀子或者烙铁把他大卸八块再做成烤肉,而是把人哄了出去,又好整以暇的将一旁的火腿切了一块架在房间里的火炉上烤了起来,火舌在金斯利少校灵巧的手指调戏下,让火腿爆发出了非比寻常的魅力。

 

眼看着火腿烤制的不断泛油,金斯利少校换了一个惬意而慵懒的姿势,浴袍下依然带着水汽的大长腿优雅的放在了另一条大腿上,浴袍轻轻摆动撩起的气流夹杂着香皂的气息,伴着那粉嫩中透着青色意味的脚趾,一同击溃了白色死神曾经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他近乎痴迷的看着那白皙的不可思议的大长腿,不自觉的任由自己的视线顺着美妙的肌肉纹理一路向上,到达无法看到的浴袍下方,轻轻的咽了一口口水。

 

太……勾人了。

 

朱雀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他只知道,在这生命的最后他一点都不想控制自己的贪婪,只想切切实实的享受这奢侈的意外的美好,而这一切,却在那条腿突然向他的方位伸过来的时刻,被打破了。

 

那粉嫩的脚趾结结实实的顶在了他的喉结上,又施加给他一股向上的力道,最终让他那泛着贪婪和错愕的脸完整的映在了金斯利少校仅剩的右眼里。

 

“这就是你白色死神背叛母族的原因?”

 

嘲讽挂了年轻的纳粹军官满脸,朱雀愣了片刻,有点没能搞明白两者之间的联系,但很快,对方顶在他下巴处的脚尖突然以一种暧昧至极的力道划过他的喉结,经过他的胸膛,肚脐,小腹,最终踩在了一个让朱雀愕然的位置。

 

“你硬了,枢木朱雀上尉。”

 

懒洋洋的声线下,是越发顽皮的脚趾,金斯利少校恶劣的在朱雀的胸口一推,将令纳粹闻风丧胆的白色死神推得仰面朝天躺在地上,随即起身上前,不轻不重的踩在了朱雀胯间那一团凸起之上,刁钻的力道没几下就逼出了几声夹着错愕的申银,便越发得意的嘲讽起来。

 

“倘若吸血鬼知道,他居然被一个因为是个同姓恋才背叛自己的先祖的变态给逼得跳了三次伞,他绝对会拿你的头盖骨做烛台,皮扒下来做灯罩。”

 

同姓恋?我是个同姓恋?

 

有过好几任女友的朱雀近乎狼狈的勉强止住自己的快要脱口而出的申银,而金斯利少校的动作却并没有停歇,而是更加恶劣的将他的东西踩在大腿上揉搓起来,让他根本无暇反驳。

 

当然,即使他还有余力,面对这样一个尴尬的现状怕是也无法说出口的。

 

——TBC

 

纳粹反同性恋,朱利叶斯的意思是,哦,因为纳粹反同姓恋所以你才要跟日本为敌,切。


评论 ( 4 )
热度 ( 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