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我这里考古的疯狂点喜欢,这绝不是打扰✧⁺⸜(●˙▾˙●)⸝⁺✧
只有朱修和我的碎碎念的地方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p/1005051751698273/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place
微博ID:玉皇大帝OmO-幸

© 晓灵风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脑洞系列88——青梅竹马,两小无猜01

就是这里的雀还是首像公子,枢木家是日本的顶级正智世家,三天两头出首像这种,日本人都快习惯让枢木家男人女人出来治理郭嘉了,如果有天不是他家人,那大家还有点担心,所以当枢木家没有正当打,一般都要在首像智囊团里塞一个顶着枢木家大名的人。

 

而且枢木家也很给力啊,每一代基本都会出来正智天才,最起码也是水准之上,就玄武那种级别的。


然后这一代,朱雀在日本人的万众瞩目下诞生了,但是特别不幸,枢木家的正智天分没有出现在他身上,而是出现在了……他表妹神乐耶身上。

 

一开始不知道啊,就看着今年枢木家的孩子颜值爆表,完完全全的超出了枢木家的一贯水准。

 

激动的日本人纷纷喜大普奔,郭嘉终于要出来一个估计可以和对岸布里塔尼亚在颜值上一较高下的leader了。

 

但是随着朱雀的进一步生长,日本人惊恐的发现,日哦,这个孩子的技能点……好像偏了啊!

 

不是说孩子学习不好,成绩单公布出来还是非常不错的,就是一旦正智相关,成绩就惨了,但是体育成绩爆表


 

日本人敏非常紧张,尽管首像公子的表现让日本体育界非常振奋,但是大家纷纷表示和平年代并不需要能打的而是能搞事吵架的啊!你没看今年隔壁布里塔尼亚,这一代皇帝超水平发挥,开了挂一样生了一大批质量上乘的崽儿!而且年龄跨度非常的大,基本上未来半个世纪都不需要担心青黄不接,我们日本怎么了啊!

 

日本人忧心忡忡,在诸多郭民投飘中提出了各种奇怪的请原,比如什么:希望给枢木小公子多一些在正智上的历练,多给他一些浓厚的正智生活氛围,吧啦吧啦的。


 就一个崽儿的玄武也怕枢木家优良传统断绝在这一代,就想抢救抢救看能不能培养出第二个黎星刻,万一真的不行……玄武看着请原里的“希望娶一原布里塔尼亚家的皇女来抢救基因”,点了点头,觉得好极了这个办法,就开始扒拉布里塔尼亚家的小皇女们。想把儿子扔过去交流学习一下,再搞几个过来交换学习一下,给他们制造环境。

 

水到渠成自然是坠吼滴,说到做到,玄武把英语一般般的雀一脚踹到了布里塔尼亚,踹之前京都六家还跟他开了个会,中心思想大概是:我们现在对于你这种点错技能点的行为非常无奈,于是决定拯救你。第一套方案是你去进修一下布里塔尼亚的皇家课程,自己修炼成才,万一没修炼出来也没事,反正这边神乐耶兜底绝对没问题。

 

雀:那你们让神乐耶去干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让我去留学——

 

话没说完就被揍了,众:因为我们要拯救枢木家的基因啊!但是神乐耶又不肯跟你结婚!

 

雀捂着脑袋:那要是我最后也没学成怎么办?

 

玄武:那就把布里塔尼亚家最漂亮的那个给我娶回家!玄武心想:反正他家孩子都在水准之上,挑个最漂亮的不就好了吗?

 

牢牢记住了最漂亮这个关键词的雀,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

 

大洋彼端刚刚被兄弟姐妹们一致评为最漂亮的鲁鲁修打了个喷嚏。

 

然后,朱雀踏上了自己的征程。

 

到了布里塔尼亚,皇室接待,塞进了皇家学堂,跟着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小不点们一起学习,那自然是,很有趣的。

 

雀就坐在教室里开始比较谁最漂亮,于是,就看到了坐在教室靠窗边倒数第二排那个撑着脑袋发呆的黑发小孩子。啊…………好可爱啊……好漂亮啊!对方无聊的扭头看窗外,雀在看他,就这样第一周过去了。

 

老师给了雀的评语是:他的专注力和他的技能点一样,非常出色,但用错了地方,在下非常困惑他始终注视着鲁鲁修殿下的原因。

 

鲁鲁修就知道了,泥碰来的那个体力笨蛋天天看自己,虽然一开始还是挺烦的,但是当他扭头想要把雀瞪回去时,又被一个天然卷毛亮晶晶的绿眼睛注视的说不出难听话。……有点像娜娜莉想养的那只秋田犬啊怎么办……预定的瞪回去变成了对视,对视到鲁鲁修自己扛不住,脸微红然后傲娇扭头不看雀。

 

雀还可开心了:哎呀他注意到我啦!他好漂亮啊!

 

就这样鲁鲁修傲娇甩头好几天后,终于扛不住了,下课去堵雀:你为什么老要看我!

 

雀:因为你好看啊。

 

第一次直观的体会到雀式超高速直球的修愣了,光速脸红:你,你在说什么啊八嘎!别以为你用日语说我就听不懂了!

 

雀:欸,我说的是日语嘛?可是你就是很好看嘛,不管用哪种语言说你都很好看啊!

 

鲁鲁直接招架不能,光速败退。

 

于是被神乐耶的残爆给磨灭的雀式天赋——撩撩撩,终于在异国他乡初登场了。

——TBC


,敏敢词找的快吐了,最后发现是请原

评论 ( 8 )
热度 ( 179 )
  1. 琉歌晓灵风 转载了此文字